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六[從醫之路]信048_終身的研究者—陳晳堯教授(寫在陳晳堯教授八十生日)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50, Views(659)

篇六【從醫之路】

 

給醫學生的信48

終身的研究者陳晳堯教授

寫在陳晳堯教授八十生日

【前言】

    三十年前,他開始倡導「高危險妊娠」的觀念。在產前,就先針對帶有高危險因素的孕婦特別加以照護,並以種種的方法監測胎盤功能及胎兒生長;這個高危險妊娠的觀念今日已經被大家廣為接受,而台灣的孕婦死亡率及周產期死亡率也大為下降。因此,嚴格來說,陳教授真可稱得上是台灣「近代產科學之父」。

 

 

一身藍黑色的西裝,溫和的笑容與談吐,是陳皙堯教授數十年來不變的形象;要不是吃過大家為他慶祝八十歲的生日蛋糕,還真不知道陳教授已是八十高齡。

筆者學生時代,對陳教授的印象,就是他常常躲在中央走廊旁邊一間又小又暗的房間,對著一台有手臂輪軸的怪機器埋頭苦幹。他一邊注視著閃爍不停的螢光鏡、一邊拿著機器的探頭在孕婦的肚皮上移動;地上滿是照過的軟片和擦拭病人肚皮上的甘油的衛生紙。

原來,那台老機器是四十年前台灣惟「二」的超音波掃描儀之一。這間暗房。這間暗房,其實就是台灣超音波醫學的出發點。當時怎麼也想不到,四十年後超音波會成為每日醫療不可或缺的顯影工具,也造就了一個會員多達六千人的台灣醫用超音波學會。

循著四十年來陳教授的足跡,您就會看到超音波醫學的萌芽與成長。從最早的靜止式超音波掃瞄(Static B scan)到灰偕式掃瞄(Gray scale B scan)到有活動影像的實時間掃瞄 (Real time B scan),陳教授的超音波影像,由靜止的相片帶入活動的電影。更進一步地,陳教授自澳洲引進大型浸水性的掃瞄儀,開始了以都卜勒超音波測量血流的時代;隨著其後各式都卜勒的開發,陳教授也帶領我們由黑白超音波邁入彩色超音波的年代。

承續著陳教授的腳步,今天的超音波更從二維進入所謂的四維實時間立體超音波。以前超音波所看到的胎兒是十分抽象的斷面,而今卻以是閉著眼、張著嘴,對您揮揮手的活生生立體圖像。

      除了致力於超音波在婦產科的應用之外,陳教授也將他的設備及經驗與內科、外科、小兒科、泌尿科的同仁分享,使超音波的應用普及到其他領域。一九八四年,陳教授六十二歲時,以他自己的聲雍及影響力,結合全國各醫院、各分科的同仁成立了中華民國醫用超音波學會。

這個學會,從一開始就以推動超音波相關教育為目標,先後設立了婦產科、腸胃科、心臟科、小兒科、泌尿科、胸腔科、骨骼肌肉科、眼科、內分泌科、乳房超音波……等初級及進偕課程;十六年來,參與這些課程的醫事人員超過萬人。今日的台灣,得以有這樣深入基層的高水準醫療超音波,並佳惠無數的病人,真要歸功於陳教授,以教育家的眼光與風範所開創的超音波學會。

陳教授對台灣醫學界的貢獻不止於此,還在於他對「產科學」的奉獻與努力。早年,陳教授的辦公室不在台大醫院後進的四樓研究室,而是在產房旁邊一間被書籍和儀器擠得寸步難行的小房間;數十年如一日地,他就在產房裡默默地推動著台灣產科學的提昇。

陳教授研究出台灣人的骨盤大小與生產的關係(Pelvimetry),使我們能預測母親能否順利生產;對於我們看不到、摸不到的胎兒,陳教授開始用超音波、心電圖與胎兒監視器,來引領我們進入胎兒的世界。

三十年前,他開始倡導「高危險妊娠」的觀念。在產前,就先針對帶有高危險因素的孕婦特別加以照護,並以種種的方法監測胎盤功能及胎兒生長,這個高危險妊娠的觀念今日已經被大家廣為接受,而台灣的孕婦死亡率及周產期死亡率也大為下降。因此,嚴格來說,陳教授真可稱得上是台灣「近代產科學之父」。

今日,大家普遍非常重視所謂的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因此論文發表都以能刊登在國外著名的期刊為先;而早在二十五年前,筆者第一篇發表在國外期刊上的論文,就是由陳教授指導的以實時間超音波在產前診斷連體嬰〉(合著者包括黃立雄醫師)。那時候,多數人的論文都在國內期刊上發表,唯獨陳教授鼓勵我們向國外投稿,要將眼光放至全世界;他常常舉例說「在心臟科方面,日本關東的Omoto教授每天都鼓勵他醫局的同仁不可輸給關西的 Nimura教授」。

陳教授自己做研究,非常的有耐力且十分仔細。在超音波發展的初期,他常常把死產的嬰兒浸在水桶裡,用超音波掃瞄來與在子宮內的影像對照,以摸索出每一個影像的意義;而在沒有錄影機的年代,他為了要記錄胎兒的活動,孜孜不倦地用8釐米的攝影機,不厭其煩地把影像記錄下來,再沖洗、剪接,常常搞到半夜,令人欽佩他的仔細與耐性;即使現在已屆八十高齡,對於有興趣的題目,他仍舊不厭其煩地查文獻、仔細研究。

在陳教授的努力下,台灣的超音波學會終能加入亞洲超音波學會及世界超音波學會。由於台灣的特殊政治處境,在中國的干擾下,陳教授用盡了各種方法,才終於使台灣能在世界超音波學界有一席之地。

十幾年來,他帶著我們參加日本、美國、歐洲、澳洲、紐西蘭、新加坡……等國際學會,使我們拓展了國際性的視野,也結交不少知心的異國友人。例如,台灣和日本就成立了「台日超音波周產期懇談會」,輪流在台灣與日本舉行,互相交流,至今已延續了十二年,同時雙方也提供獎學金以促進台日雙方學者的交流。

在學生的心目中,陳教授不僅是位溫和的長者、誨人不倦的老師,更是一個孜孜不倦的研究者。不過,告訴大家一個小秘密,陳教授最愛吃甜食,也就是日本話說的「甘黨」(amato);只要請他吃甜的紅豆湯,他老人家就很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