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六[從醫之路]信047_黑店裡的產公—懷念余宗光醫師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49, Views(1459)

篇六【從醫之路】

 

給醫學生的信47

黑店裡的產公懷念余宗光醫師

【前言】

    余宗光醫師讓後輩認識醫學教育的真正身教。如今,每每走過中央走廊往日的黑店所在,我回頭向玻璃窗中一望,恍惚間好像仍然看到余醫師的身影,在咖啡香與煙霧中,對著一群初出茅蘆的婦產科菜鳥諄諄善誘……。

 

 

同學們,你聽說過台大醫院有家「黑店」嗎?

就在中央走廊後段,如今的便利商店,在很久以前是間雜貨店,俗稱「黑店」,除了賣日用品、報紙……,黑店裡還賣咖啡;當年,在台大醫院要喝熱咖啡,僅此一家。熱騰騰的黑咖啡,從咖啡壼注入紙杯,大家捧到對面房間,坐在桌邊,邊喝邊聊;走廊上人來人往,熟人路過,或打個招呼,或拉他進來聊聊,這裡彷彿成了台大醫院的海德廣場;在忙亂的產房工作中,黑店就是我們最好的休息站。

在一堆婦產科住院醫生中,中心人物往往就是余宗光醫師。當產房接生工作告一段落,趁著空檔,醫師會招呼大家前往黑店集合;他總是喝一杯黑咖啡,點一根煙,尼古丁配咖啡因,住院醫生則是一人一杯咖啡,圍在他身邊,聽醫師天南地北地開講。

余醫師或講他的接生經驗,或評論時事;他是接生人氣最旺的「產公」,接生經驗之豐富無人可出其右,加上他在重慶北路有診所,形形色色的病例,沒什麼是他沒看過的。在聊天中,除了吸收到醫師豐富的臨床的經驗及接生的密招,院內大小事、花邊新聞也是不可或缺的題材;有趣的是,談天之際偶遇事件男、女主角緩步而過,大小醫生頓時竊竊私語,忍俊不住地笑成一團。

說到接生,有人會說,接生的事助產士都會,有什麼了不起?但接生可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好端端的孕婦,進了產房,難保不驚天動地。我身為R2時,有次在產房值班,一位30來歲的第二胎孕婦進來催生(過期懷孕);產程進展迅速,子宮口很快就開到3指,正待送上產台,突然產婦大呼不舒服,問她那裡不適,她直指胸口,不停地輾轉呻吟;大家七手八腳把她送上產台,一做會陰切開,胎兒很快便娩出;然而當下會陰切口鮮血直噴,子宮也血流如注,產婦呼吸困難,很快就進入休克狀態;雖然大家全力搶救還是回天乏術,病理解剖證明是羊水栓塞。     

產科工作就是如此,總有躲不開的晴天霹靂,產婦有一半是在夜裡分娩,台大醫院又多半是有併發症的孕婦;長期做接生工作,精神、體力上的支出實非一般人所能負擔,這也益發突顯了余醫師對產科工作的長期奉獻。

我們這一輩住院醫生的第一個剖腹產手術,大半是醫師放的刀;醫師接生多,他慷慨大方又樂於教學,很肯給住院醫生動手的機會,而且他的接生技術高超,才不怕放刀給學生;比起某些主治醫師斤斤計較,接生漏接就給住院醫生排頭吃的行徑相較,醫師除了黑店的所有咖啡錢由他付之外,更不吝於對住院醫生傾囊相授。

接生經驗豐富的余醫師,有許多接生的密招。例如,患有心臟病的孕婦生產後,他會立刻拿一條大消毒巾,在產婦肚臍附近綁緊,他說這樣可避免骨盤腔的血迅速回流到心臟,能減輕產婦的心臟負荷;在那沒有麻醉醫生在旁照顧產婦的當年,我想,這是他長年土法煉鋼摸索出來的經驗。

余醫師常常告訴我們,他曾經聽過胎兒還未出生前,在產道中哭;一般的胎兒都是出產道後才哭,因為哭是呼吸的開始,在產道就哭可能會吸入異物;不過,醫師振振有辭,令人不得不信。在實時間超音波(real time ultrasound)問世後,我們可以看到動態的胎兒,果真看到胎兒在子宮內有呼吸運動﹝每分鐘約60~70次﹞,還會打嗝,情況不好時還會發生喘氣。看來,老經驗的醫師所言不假,他的臨床觀察功力,令人敬佩。

正如馬革裹屍是偉大戰士的最佳歸宿,醫師也選擇產房做為他人生謝幕的舞台。市立陽明醫院成立後,他應邀擔任主任,使婦產科業績蒸蒸日上。醫師為了提供更多的服務,雖已年過60,仍過著香煙和黑咖啡不離口的日子,日夜接生;終於有一天,在大夜班連續接生三個產婦之後,心肌梗塞發作,迅即過世。我們深感惋惜之餘,只能自我安慰,或許在產科工作中唱出產科醫生的天鵝之歌(swan song),正是醫師下意識的抉擇吧!

同學們,余宗光醫師讓後輩認識何謂醫學教育的身教。如今,走過中央走廊往日的黑店所在,回頭向玻璃窗中一望,恍惚間好像仍然看到醫師的身影,在咖啡香與煙霧中,對著一群初出茅蘆的婦產科菜鳥諄諄善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