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五[醫療面面觀]信042_從兒童節到婦幼節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39, Views(579)

篇五【醫療面面觀】

 

給醫學生的信42

從兒童節到婦幼節

【前言】

    以我來看,婦幼節取代兒童節,是再正確不過的決策,因為兒童與媽媽是一體的:在兒童的保健醫療生活支助方面,我們真的要仔細地檢討規劃,若不再好好照顧媽媽與兒童,將來,台灣真的可能變成一個無人島!

四月四日兒童節,我們兒童最快樂

門前青草綠盈盈,樹上鮮花紅又白

爸爸媽媽雙手拍,說是春光明媚好時節

萬物生氣正蓬勃,兒童們可愛又活潑!

 

 

    小學時,每逢兒童節,學校就發給每個小朋友兩片巴掌大的糕餅,一紅一白,上面印著校徽。小朋友們一邊唱著兒童節慶祝歌,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糕餅。在五十年前物資匱乏的時代,那兩片陽春的糕餅,可說是小朋友們每年期待的美味。

不知何時起,「兒童節」變成「婦幼節」,原本可能只是將不知是否該放假的三八婦女節做個安排;但以我來看,將婦幼節取代兒童節,真是再正確不過的決策了,因為兒童與媽媽是一體的,沒有媽媽的呵護,兒童大概不會過得很好,因此我們若要討論「如何寶貝你的寶貝」,也一定得同時檢視婦女尤其是媽媽的問題。

「兒童是國家的主人翁」,這句話人人朗朗上口,然大人們可是口惠而實不至。最近我們成立了一個「台灣神經母細胞瘤研究群」。神經母細胞瘤是一種相當可怕的兒童癌症,台灣每年約有30個新病例;它的治療包含手術、化療,甚至骨髓移植。可惜的是,這30個病例分散在近10家醫學中心治療;由於每家案例不多,治療上就沒有一致而良好的流程,導致較晚期的病例在美國治癒率是30%,在台灣卻只有10%。當我們將台大的病例整理投稿於國際學刊時,審查者一致對台灣這樣開發程度不錯的國家,居然神經母細胞瘤的治癒如此不理想,感到不解。

這個現象,其實只是我們對兒童醫療向來不甚重視的冰山一角。台灣各醫學中心紛紛擴張版圖,到處興建新醫院,卻不見一所完善的兒童醫院;雖有幾處掛著「兒童醫院」的招牌,實際上卻只是「兒童醫療大樓」,大樓中仍以成人科的醫療單位居多。兒童的醫療,基本上就是賠錢生意,尤其是住院醫療;兒童的疾病種類多,每種病的個案數少,一旦住院往往就是重症;在目前的健保制度下,兒童醫療被視為燙手山芋,當然小兒科所能獲得的資源與人力就日趨緊縮,上述神經母細胞瘤的情況也自不意外。

兒童沒有投票權,父母又都年輕,忙於生活,沒什麼影響力,兒童醫療就永遠成為被忽視、犧牲的一環。然而,兒童其實真的是社會未來的希望,今日的大人、老人必然相繼隨風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今日的兒童。我們不反對注重老人醫療,但就遠景而言,兒童的醫療更輕忽不得;在兒童的保健、醫療、生活支助方面,我們真的要仔細地檢討、規劃,至於一所真正的兒童醫院,應該不是過份的要求吧!

前面說到兒童和媽媽是一體的,要提昇兒童的照顧就得談到媽媽的照顧;這方面其實也多有政策法令,卻不見落實。以育嬰假為例,前一陣子,院內有位檢驗技術員就弄得滿頭包;她擔任羊水細胞檢查工作已有好幾年,她的技術相當專業,這方面人才極少,過去表現甚佳,足堪信任;生第二胎時,她申請了育嬰假,筆者當然希望她在育嬰假之後,能再回來工作;令人意外的是,雖國家已有法令,她的申請卻一再被駁回,上司就是不准假;無奈之下,她只好乾脆辭職,我們也損失了一位可以倚重的同事。

兩年前,醫院大張旗鼓地舉辦員工知性之旅,要求所有員工都到苗栗參加兩天一夜的活動;活動目的是讓員工在渡假場所一面休閒,一面參加一些進修課程,活動經費則來自員工福利金,故應屬自強活動的性質。原則上是一體參加,不方便者可申請不去。有位剛坐完月子的技術員,因擔心在外過夜,新生兒將乏人照料,故提出免參加申請。奇怪的是,她的申請一再被駁回。在形勢心人強之下,她只好扔下襁褓中的幼兒去「自強」一番。

從這兩個例子,我們可見即使是在理當全力配合法令政策的政府機關,而且是應當最具人本關懷思維的公立醫院裡,為國家社會培育撫養下一代的媽媽們,仍然受到這般不合理的待遇,如何不令人扼腕三嘆;何況我們對媽媽照顧不周,受到直接影響的其實就是兒童。

耶穌說,「愛你的鄰人」,我們要說的是,「愛你的員工」;也許我們無法要求全國立即一致地提升對婦幼的照顧,但至至少台大本身及其附設機構須先為表率。例如,檢討院內有無員工的哺乳空間?育嬰假的政策與實行方針為何?對女性教師的學術要求,是否在育嬰階段必須有所整調,以利照顧家庭?歐美有些大學,就把女性教師升等的年限拉長,這些都是在既定法令下可行也應行的。

有人說,台灣缺少經濟發展,有人則說,台灣缺乏科技發展;其實,台灣日後最缺的是人,而人的來源就是兒童;目前,每年出生數已從昔日的40萬降至不足20萬,我們若不再好好照顧媽媽與兒童,將來,台灣真的可能變成一個無人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