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五[醫療面面觀]信041_主治醫師,你在何方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38, Views(604)

篇五【醫療面面觀】

 

給醫學生的信41

主治醫師你在何方?

【前言】

    在醫院裡,主治醫師是病人惟一的倚靠;主治醫師責任歸屬的糢糊,就是病人抱怨與醫病爭議的開端。同學們!有朝一日,你也會是主治醫師;那時,可千萬別讓你的病人在內心深處呼喚─「歸來吧!主治醫師!」

 

 

    某日,在醫院大廳偶遇一位已退休的醫師朋友。由於他滿臉愁容,我一問之下,才知他的女兒正住在內科病房,已診斷出敗血症與肝膿瘍;看他愁眉不展、憂心忡忡的模樣,我就和他一同前往探視。

  病人年約30歲,除了體重稍為過重,身體及精神狀況看來都十分良好。仔細問起病情,得知她除了有輕度風濕性關節炎之外,並無太嚴重的病史,近日也未到國外旅遊。

    聽了她這次生病的經過,以我幾十年做為醫生的直覺判斷,感到她被診斷為肝膿瘍,好像不大對頭。於是,我問那位醫生朋友,主治醫師是誰?他說他不知道名字,也沒見過人;我便直接到護理站去,想找主治醫師請教一下病情,當時約上午10點半,護士說主治醫師去上課,我請他們用電話找他來,對方的回答卻是「上課中不便外出」。

  退而求其次,我轉而找住院醫師討論。我問他,肝膿瘍的診斷是怎麼來的?他說這是急診處電腦斷層攝影診斷;我說,「病人住院後,你們有沒有再確定一下診斷?例如用病房裏的超音波看看?」一方面可以確定診斷一方面也可以自己學習,因為急診處的作業十分繁忙,有時診斷結果可能並非十分確定;加以病人住院後,病情有所變化,診斷也會更加清楚;何況病歷記載病人的肝膿瘍大小達五公分,也許需要引流。

    住院醫師的回答是,「我們內科對肝膿瘍的標準治療,是先打七天的抗生素,再進一步評估。」口吻中一副「你是外行」的語氣。

  我進一步跟他說:「我覺得診斷不是很對頭,我想帶她到超音波科請專家看一下」,他當下拒絕;我只好請他們仔細研究一下病情,並轉而告訴我的朋友,若須要幫忙再跟我連絡。

  二個禮拜後,我偶然得到消息─這位病人的診斷結果,後來發現不是肝膿瘍,而是肝臟血管瘤。於是,我就把她的病歷調出來看個原委。原來,在我去病房探視她的當天下午,她就接受了一次仔細的超音波會診,診斷結果仍然是肝膿瘍;接著,她又做了核磁共振,結果卻是「肝臟血管瘤」,只須追蹤觀察。沒幾天之後,病人便平安出院了。

  在實務上,肝臟血管瘤診斷為肝膿瘍的情況,並非罕見,但這件事令人難以理解之處在於─

    1.主治醫師失蹤了!病人於星期五住院,當天主治醫師出國;照道理說,既然主治醫師出國,就不能讓病人on他的service,且代理人習慣上就是蓋個章而已,當然不會去看病人;星期六、日就不提了,但到了星期一、二,卻還不見主治醫師人影。據說他在星期二下午回國,照說星期三上班時也該先去看看病人,才去上課;何以我10點半去探視之際,主治醫師還未露臉?甚至我打電話請他來跟病人的父親說明一下病況,他還是以上課為重。

    2.住院醫師與實習醫師的好奇心與學習慾失蹤了!病人住院後,在我想來,住院醫師與實習醫師至少可以用病房裡的超音波看一下肝臟,一方面自己學習,一方面也多了解病情;只是,不知為什麼他們連這點起碼的學習慾望與好奇心,都付之闕如?一味地死守「抗生素先打七天再說」的教條!

  雖然,這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病例,病人接受了七天的抗生素治療之後,也平安地出院了;不過,對於做為台灣龍頭的大學醫學中心而言,卻不啻是個一葉知秋的警訊,這裡面最關鍵的問題是一「主治醫師在那裡?」

    在人來人往的大醫院裡,主治醫師是病人惟一的倚靠;而主治醫師責任歸屬的糢糊,就是病人抱怨與醫病爭議產生的開端。同學們!有朝一日,你也會是主治醫師;那時,請善盡職責,可千萬別讓你的病人在內心深處呼喚─「歸來吧!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