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五[醫療面面觀]信039_我的志工姐妹們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36, Views(689)

篇五【醫療面面觀】

 

給醫學生的信39

我的志工姐妹們

【前言】

    看著勇敢的志工們,有時會想,自己若真面對病苦,不知能否像她們一樣堅強?在面對自身疾病之後,更能慷慨地幫助別人?即使受到不禮貌的對待,也還能持續下去─這不就是醫學教育界汲汲營營地,想讓醫學生擁有的氣質嗎?

 

 

  早上九點鐘,我走進乳房超音波檢查室,看見志工大姐早已穿上志工背心,站在門口,招呼著等待檢查的姐姐妹妹們。

    她們手裡拿著檢查單,圍著志工大姐,提出一堆問題:「要不要報到?看那個燈號?要等多久?檢查費時多久?穿刺會不會痛?」只見大姐不慌不忙,面露微笑,耐心地一一回答。待檢查開始,志工大姐陸續招呼她們進檢查室;檢查完畢,志工大姐也指導她們把用過的檢查衣丟在回收處,並跟她們道別。

  一位女士做完超音波檢查,面色凝重地走出檢查室─原來,醫生告訴她,需要進一步做細胞抽吸檢查,以確定她的乳房腫瘤是惡性或良性;由於細胞抽吸檢查要稍後再做,她便在等待席稍候。雖然只是使用細針(22#)抽吸,連局部麻醉都不需要,但檢查結果卻關乎生死,故她坐立難安,左顧右盼;志工大姐可是老經驗,見狀即上前坐在她身旁,輕聲細語地解釋檢查的來龍去脈,又握著她的手輕輕安撫;一會兒,這位女士的焦躁顯然已漸漸平息,而能冷靜地詢問一些細節。

  輪到這位女士接受細胞抽吸檢查時,志工大姐也陪伴在旁,檢查完畢又教她如何處理傷口,再請她在外等候檢查結果。為了不讓病患在等待中煎熬,我們特別商請退休的細胞檢查技術員-L大姐也來做志工;負責將抽吸出來的樣本,馬上做成抹片、染色,立刻在顯微鏡下判讀;L大姐可說是台灣最有經驗的專家,在她的法眼下,惡性細胞難以遁形,要不了多久,檢查結果已然揭曉。

  前述的志工大姐,其實是六十開外的退休公務員,曾在十餘年前罹患乳癌,歷經手術、放射治療、化學治療,如今已經脫離乳癌的陰影;在每週的一個早上,來乳房超音波檢查室當志工。一天五、六十個來檢查的女士中,總會有幾個證實是罹患乳癌。這簡直是個晴天霹靂,令人不知所措甚至情緒失控;這時,大姐總能憑著過來人的經驗,適時地加以安撫;畢竟醫生雖有治療乳癌的豐富經驗,但以感同身受而言,大姐絕對比醫生更有說服力,因此,志工大姐可說是我們的超得力助手。

  從周一到周五,上、下午共十個時段,每個時段都有一位志工來院幫忙招呼接受乳房檢查的姐姐妹妹;星期四下午由於病人太多,最近增為兩位志工。這十一位志工可以說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婦產科僅有二位技術員,但有三間檢查室,她們得執行檢查,幫忙細胞抽吸或切片,招呼病人,當然還得應付那繁瑣的行政工作,誰也搞不定的資訊系統,和頻頻當機的超齡機器,光是最近每個病人的健保卡必需花15 秒過卡就弄得她們暈頭轉向,真不敢想像沒有這些志工幫忙的情況會是如何。

  加上絕大部份來接受乳房超音波檢查的女士們,心中都會有「如果真的是乳癌!」的陰影,難免焦慮不安。有些人看看書報,耐心等待;有人則坐立難安,一再提出各種問題;有人甚至在得不到滿意答覆之下,破口大罵。這時,首當其衝的就是這些志工們。

    有幾次,志工們被罵到淚流滿面,一旁的人勸阻發飆的仁兄說:「這些都是不領薪水的志工,義務幫忙,請不要責難她們!」這位仁兄竟然說:「要做志工,就得準備挨罵!」失控的場面弄得駐衛警都來關心,不過連警察也被這位仁兄刮了一頓。

  挨罵的志工,雖然滿腹苦水,還是擦乾眼淚,繼續招呼病人。本以為她也許就此不來,或者會換個單位,但下一個禮拜,她還是準時出現;她的堅持真令人佩服萬分。

    這十一位志工都是乳癌的病友,在揮別死神、克服乳癌的挑戰後,以親身體驗來幫忙眾多可能將有同樣遭遇的姐妹;雖然醫護人員天天盡心診治乳癌病人,但到底生病的是別人,並未親體病痛的煎熬,所以,筆者看著這些勇敢的志工們,有時心裡會想,自己雖然身為醫生多年,但真正面對病苦時,不知能否像她們一樣堅強?甚至在面對自己的疾病後,慷慨地幫助別人?即使受到不禮貌的對待,也還能持續下去。

    這些不就是醫學教育界汲汲營營地,想要讓我們的醫學生擁有的氣質嗎?這些志工從未經歷醫學教育,也沒上過什麼倫理課,但她們卻是身體力行那「倫理牆」的一切的一群!不禁想,或許讓她們當醫學院院長或是醫院院長,我們真的有可能實現「倫理牆」所揭示的境界也未知!

  看到這裡,你也許想問,「處理乳癌診斷這種天大地大的事,為什麼全靠這些非專業、不支薪的志工呢?當病人被診斷為乳癌,承受突來的打擊時,陪伴安慰她們的不該是有經驗的專業醫療人員嗎?」答案是─在台大醫院擴張醫療版圖的雄心壯志之下,有限的專業醫療人員被分配到各個新院區,導致總院最重要的醫療業務,得靠這些志工來幫忙撐場面。

    以乳癌臨床業務為例,為了讓閒置的公館院區起死回生,院方投下重資改造為乳房醫學中心,當然也磁吸了不少總院的醫療專業人力,檢查儀器也是公館院區優先購買;此消彼長之下,原被台灣民眾視為「救命最後堡壘」的常德街一號,就得靠著這些犧牲奉獻的志工姐姐妹妹,在病人惡言相向之餘,擦乾眼淚,勇敢地為我們示範什麼是真正的「醫學倫理」。

  再以細胞檢驗為例,若依照一般程序,病人得在一周之後甚至更久,到門診掛號看診時,才知道乳房腫瘤檢查結果是良性或惡性。這一個星期的煎熬豈能好受?應讓病人稍加等待就能知道結果,這才是最好的醫療品質,但要如何做到呢?

    千萬別寫公文,以免自討沒趣;筆者自己去拜託相識多年的L大姐,雖然她已經退休,還是請她每周二、周四下午來做義工,將抽吸細胞的樣本,馬上做抹片、染色、檢查,好讓病人不必再忍受一個禮拜的煎熬等待。

    L大姐本可享受退休後的單純生活,但經不起我一再懇求,於是沒拿半毛錢,一年多來義務地提供這種最頂級的醫療服務,真是令人銘感五內!只可惜,她最近真得要開始含飴弄孫了,頂級的醫療服務也不得不中斷,因為我再也沒有第二個劉大姐這種經驗豐富又有義氣的人可以拜託。

  在我們這種老台大來看,台大總院才是我們的根本;做為台灣大學的一個附設機構,台大醫院﹝全名是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的任務是「教學」,為台灣培養出最好的下一代醫生,無論醫療或研究,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進行;地方的基層醫療當然重要,但絕非台大醫院這個教學機構所能、所應去支撐的。

    而有限的人力與資源流血輸出到愈來愈多的新院區,所謂「力多備分」,雖然增加了許多院長、副院長…,製造了台大醫療系統的假象,付出的代價卻是做為台灣醫療精神堡壘的總院,其教學及醫療品質下降,和醫療工作要靠志工來撐的困局!豈非本末倒置?

  所以,我想告訴同學們,有空不妨來觀摩這些志工的工作實況,學習她們的服務精神及態度,就是一堂再好不過的醫學倫理課了!同時,也親身體會一下,現實世界裡醫療人員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