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_篇五[醫療面面觀]信036_折翼天使—2005年護士節感言
by 陳怡蓁, 2012-09-07 17:32, Views(652)

篇五【醫療面面觀】

 

給醫學生的信36

折翼天使2005年護士節感言

【前言】

   聘用診助代替正式護士,是目前台灣各醫學中心普遍的現象;看著年輕的她們,徒然具有完整合格的專業護理資格,卻無法穿上夢寐以求的護士制服,我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折翼天使」四個字。

 

 

  不知從何時開始,台大醫院門診裡跟診的護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診間助理」﹝診助﹞;他們的工作內容等同門診護士,但因身份是「診間助理」,所以穿的不是護士服,只是在家常衣服之外,披上一件白色上衣。

  每當看完門診,我千萬不能忘記的例行公事是─在診助的工作記錄單上簽下名字;因為,紀錄單是這些臨時人員按工時領取薪水的憑據,上頭少簽一個名字,他們的薪水就缺了一塊。

  門診的病人看著診助半生不熟的跟診動作和生澀的應對,常常不免抱怨:「從前那些老練的護士到那裡去了?」其實,也怪不得這些診助,他們並非醫院的正式員工,只是按工作時間計時的臨時工,就像麥當勞裡打工的學生一樣;在「做一天算一天」、「我們沒有明天」的情況下,誰願意耐心地熟習門診裡的各種細節呢?即使想學,也沒人有系統地教她們;頻繁的流動率,更保證門診裡的診助多半是菜鳥。這樣的情境,使他們在與病人應對之際,臉上流露的不是「南丁格爾」的人性光輝,而是前途茫茫的迷惘。

  看著這些青春正盛的生命,個個臉上百般無奈,不禁好奇地詢問一位跟診的診助:「為什麼不好好地唸書,考取護士執照,脫離這種朝不保夕的診助生涯?」他的答案令我大吃一驚,因為這位診助不僅已經考取護士執照,也考取護理師執照,甚至通過了公務人員的普考!

    我身處的婦產科門診,總計需要二十個護士,現在卻只有四個人是正式護士;明明我們還需要十六個護士,而這位診助不但具備護士專業證照,更有擔任公職的普考資格,做起事來也算中規中矩,為何卻只能當個過一天算一天的臨時工?又為何眾多生病的婦女同胞不能得到專業護士的照顧?

    看著這個年輕的孩子,徒然具有完備的專業護理資格,卻無法穿上夢寐以求的護士制服,我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折翼天使」四個字。

  其實,台大醫院已要求所有診助都需持有護士執照,而將這些合格護士降級為診助,則已成為全院普遍的怪現象;我不解其所以,於是打了幾個電話,問出一些端倪:

    1.由於醫院規模急速擴張,正式護士編制名額光是應付不斷開病房、開新單位的需求,早已捉襟見肘,因此門診只能用編制外的臨時人力;2.為節省人事成本,門診的診助雖具護士資格,但不以護士約聘,而以助理按時數計薪;3.台大醫院1854個護士編制名額中,有不少人是用於非護理工作;4.護理部主管不認為門診是護理人員的主戰場。

  於是乎,佔醫院總收入45%的門診,雖然病人流量大,每個病人耗費的診療時間較短,且是醫院最主要的收入通路-住院病人的最大來源,卻還是無法要求富有經驗的正職護士來協助醫生、招呼病人,只有做一天算一天的診助勉強應付場面。

    殊不知,在人潮洶湧的門診,一個經驗豐富的護士具有無可取代的的重要性,因為她們幾句話就能讓病人心安;相形之下,診助對於婦產科根本缺乏概念,想學也沒人教,如何能發揮護士的功能呢?至於護理主管對門診護理的排斥,我們無言以對,只能說他們「頭殼壞掉」。

  在公家機構護士名額有限的情況下,放棄門診的醫療品質,卻盲目地擴張病房及各種頗具爭議的自費單位,如:形體美容中心、健檢中心,是否有悖於醫學倫理與社會正義?至於為了節省人事成本,而以臨時工的費用聘用合格護士,那麼多出來的經費,豈非不義之財?

  有些人說,聘用診助代替正式護士,是目前台灣各醫學中心普遍的現象,台大醫院自不例外。我自己打電話給幾位熟識的醫學中心的主管求證,得知某醫學中心在180位門診護士中,診助只有22位,且這些診助只做事務性工作;另外,在規模最大的財團法人醫學中心,門診診助不超過30%,她們也只做純事務工作。

    相較之下,台大醫院在這方面的做為比長庚還要商業化;本來,在大環境向下沉淪之際,我們期許「就是台大醫院不可以」,期望台大醫院能出污泥而不染,但從門診診助一事看來,我們對台大醫院的期待是落空了;恭喜台大醫療體系終於打敗長庚醫療體系,成為台灣醫界的龍﹝恐龍﹞頭!

  某日,在計程車上聽到收音機裡傳來一家知名保險公司的廣告,內容是該公司為了協助護理人員生涯規劃,特別舉辦進修課程,教導護理人員如何轉業拉保險;這倒不失為護理人員在現實環境下,一條不錯的自救生路;看來,台大護理系日後不妨朝二個方向改進:1.增設保險從業訓練,以便將來護理學系學生可以駕輕就熟地轉入保險業,甚至將系名改為「護理保險系」;2.護理系乾脆關門停招,因為,連自家培育出來的護理學生,將來即使取得證照,在台大醫院可能也只能當個診助!

  時序已入五月,放眼可見溫馨的康乃馨綻放,而護士節就在眼前。猶記幾年前,我寫了一篇「心靈的雞湯」給當年一起工作的產科護理同仁,勉勵她們更上層樓,進一步往專業護理師的方向努力。如今又逢護士節,我再度為護士們寫一封賀節的信,題目卻是「折翼天使」,期許她們自求多福,因她們的主管雖對自家護理同仁要求甚嚴,對醫院主管忽視護理專業的不合理措施,卻少見據理力爭,反而忍氣吞聲、逆來順受,甚至積極配合!

  最後,我必須替院內幾百位空有護士執照的門診診助們,向院長呼籲─至少讓她們穿上護士服,戴上護士帽,一圓她們的南丁格爾之夢,也好讓門診內眾多病人不需再追問:「護士怎麼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