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三[學習建議]信016_Be a biologist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46, Views(639)

篇三【學習建議】

 

給醫學生的信16

Be a biologist

【前言】

    生物學是二十一世紀的顯學,許多不同學門的發展必然得整合在生物學的架構上;醫學系的同學們!老實說,你若不能把握機會,在學習階段一窺現代生物學的堂奧,那麼,又何必來台大?

 

 

    今年九月的新學期,我開始參與醫學系普通生物學的教學;這門課有4學分,我負責一學分,是動物學的部分,接替原來陳益明教授的工作;陳教授屆齡退休,而我是生命科學系的合聘教授,對生物學的教學本來就有濃厚的興趣,而負責此課程的生命科學系同仁在醫學系的生物學教學遭遇一些困難,由於我是醫學系的大老(或老大),他們遂請我參與醫學系普通生物學的教學。
  照說第三類組的醫學系,應對生物學很有興趣,但事實似非如此;這幾年,醫學系同學在生物學的上課表現不甚理想,上學年度被當的有25人,還是採取補救措施後的數目,否則被當者將高達40餘人。

  任課的教師有鑒於醫學系同學將來的工作不脫人類疾病,故在講解某些器官功能時,順帶提到相關疾病,並請同學記得這些疾病名稱;不料,某些同學抗議這些疾病的名稱難記﹝例如紅斑性狼瘡,Systemic Lupus Erythromatosus, SLE﹞,指老師的要求太高,言語之中,頗有「我將來是醫生,basic biology的老師幹麼教我們疾病?」的意味,令老師為之氣結。

  經歷了同學們不太理想的學習表現,有位老師不禁嘆道,將來到醫院看病,碰到醫生要先查一下他的普生成績,如果成績太濫,恐怕要另擇高明;邊說邊搖頭,一臉無奈。

  其實,醫學系看不起basic biology是其來有自;台大醫學院傳統的心態即─「我看的是人,那些蟲、魚、花鳥、細菌干我何事?」很多人的腦子裡,只有開大刀、找到神藥、做基因治療、搞幹細胞這些事;殊不知醫學上的突破,常是來自基礎科學多年來的累積,方得以應用於臨床醫學─假若佛萊明對橘子皮上那些發霉不感興趣,何來Penicillin?沒有電子、材料、資訊的進步,何來今日神奇的醫學影像?

  遑論人其實是生物的一種,人的生理、病理及行為都脫不了做為一個生物的基本架構與制約;因此,從生物身上,我們能看出許多人體的奧秘,例如人的基因體有3億核苷酸,而雞只有1億,比較人與雞的基因體序列,可發現七千萬個核苷酸是人與雞共有的;這人與雞共有的部份,可謂人做為生物一定要有的基因序列。

  又,生物可簡單地區分為:單細胞→多細胞→無脊椎→有脊椎→非哺乳類→哺乳類→非靈長類→靈長類→非人類→人類;比較相鄰的兩類,可以解析出此類與彼類的基本差異,而透過不同生物的比較,就可瞭解生物由簡而繁的演化過程。

    同學們!且讓我送一句話給你參考─“No comparison, No Science.”,就以最複雜的人類行為而言,我們也能由生物學看出why & how,例如人類社會最重要的利他(altruism)行為,我們便可從海豚等生物的行為,進一步探討其來龍去脈。

  傳統上,醫學生的腦袋認為─「我將來只要會看病,就名成利就了。」實際上,地球上的事變化得太快了;第一線的看病,在「所需知識」這個層面來看,是相當低階的工作,其實很容易被取代;君不見,外勞已取代了國內多少低階工作,最近NHK也報導,日本岩手縣的婦產科醫生全部由中國進口,可見一斑。

  醫學訓練的內容其實相當廣闊,除了當個醫生,這個訓練背景還能讓你將來在講求創意與知識的世界,機會多多。同學們,生物學是二十一世紀的顯學,許多不同學門的發展必然得整合在生物學的架構上;生物學本身也在急劇地蛻變,最近看到一句話“biology today is not only a lab-based science, It’s an information science as well.”,現代生物學其實也是資訊科學,這也是台大最近快速地成立了「台大系統生物學與生物資訊中心」的原因。

  台大做為最有規模的綜合大學,正是學生學習現代生物學的最佳場所;生命科學院的人才濟濟,研究領域涵蓋各種生物,更有其他學院的支援;加上各校級研究中心,如神經生物與認知科學研究中心、系統生物學與生物資訊中心、電資研究中心、奈米研究中心……,可進行科際整合。醫學系的同學們!老實說,你若不能把握機會,在學習階段一窺現代生物學的堂奧,那麼,又何必來台大?

    最末,我要說,“The more you study biology, the more you understand hu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