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三[學習建議]信015_小見習醫師立大功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43, Views(698)

篇三【學習建議】

 

給醫學生的信15

小見醫師立大功

【前言】

    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大醫學中心的處方集竟然把“nucleoside”印成“nucleotide”,而且歷經數年沒被發現,直到見習學生提出質疑;見習醫師在台大醫學院裡雖是小蝦米,但小兵也能立大功。

 

 

  某天教學門診時,筆者與六年級同學進行討論。由於產前檢查裡有一項「B型肝炎表面抗原篩檢」,我便趁機與同學聊聊B型肝炎(Hepatitis B virus)的核心內容。

    首先,我問,「B型肝炎主要的傳染途徑是什麼?」同學回答:「是垂直感染」;我再問:「什麼是澳洲抗原(Australia antigen)?」,大家都知道此即B型肝炎表面抗原的原名;接著我問:「為什麼用澳洲抗原這個名稱,澳洲一詞從何而來?」同學議論紛紛,有人說「是澳洲的醫生發現的」,也有人說「是在澳洲病人身上發現的」,一時之間,連我也不太確定;經過網路查詢,才知道是因為美國費城的科學家Dr. Blumberg,從澳洲土著的血清中發現與此一與輸血性肝炎有關的抗原,故名之為「澳洲抗原」

  接著,我請教同學們「現在臨床上如何治療B型肝炎?」,大家的結論是「目前以InterferonLamivudine為主」;我又追問「Lamivudine的作用機轉為何?」,有人說「是抑制病毒複製,於是我接著問「Lamivudine如何抑制病毒複製?」頓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我當然不知道,也可以不知道(因為外科系醫生本來就只有外科系思考—某心臟科醫生名言)。不過,台大內科是以肝炎治療起家,同學們也剛走完內科不久,居然不請楚肝炎最主要用藥的機轉,真令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同樣地,我請同學們立刻上網路查,查了半天,才查出Lamivudine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我又問,「為什麼是nucleoside而非nucleotide,兩者差別在哪裡?」同學們又是一陣面面相覷,無人應聲。

    我帶著大家到東址B1的誠品書店翻書,努力翻了半天但遍尋不著正確答案,有人建議到合記書局查藥理的書,大家馬上轉移陣地;埋頭尋找之後,終於有人找到結構圖,答案是─原來nucleosidenucleotide少了一個磷酸基

    至此,我才跟同學解釋「Lamivudine是一種“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並請大家回去仔細讀讀B 肝病毒複製的過程,以及Lamivudine抑制病毒複製的機制。如此一來,學生對於整個抗病毒治療可以建立起一個核心概念。

  一星期之後的教學門診時,一位同學告訴我,大家在上個星期查出Lamivudine的機制是“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但奇怪的是,在台大醫院處方集(2002年版本)的313頁裡,Lamivudine卻是列在“nucleot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下面。同學問我,到底哪一個才是正確的?

    這一問,可令我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立刻帶著同學到藥劑部辦公室,請教專家。慎重起見,藥劑部人員也隨即上網查詢,一查之下,答案也赫然是“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這下子,他們也傻眼了,因為處方集的內容是經過藥劑部及肝臟科的專家再三審閱,怎會發生這樣的錯誤呢?雖然將“nucleoside”寫成“nucleotide”,也許不會造成什麼臨床上的影響,但一個大學醫學中心的處方集裡,對於一個如此常用的藥,卻有這樣的筆誤,也夠令人難堪的。其實在這本處方集裡,“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的項下所列的幾種藥物,包括:DidanosineLamivudineStavudineZalcitabineZidovudine,仔細查起來,應該都屬於“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

  這件小風波,不禁讓我心生感觸。所謂「墨非定律」(Murphy’s law)確實不假,“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大醫學中心的處方集竟然把“nucleoside”印成“nucleotide”,且歷經數年仍沒被發現,直到見醫師提出質疑;見醫師(Clerk)在台大醫學院裡雖是小蝦米,但小兵也能立大功。

  經歷這個過程,同學們應該也掌握了關於B型肝炎的一些核心知識(core content):從B型肝炎產前篩檢→垂直感染-澳洲抗原→B型肝炎治療→Lamivudine→抗病毒治療→病毒複製機制;以這樣系統性的思維,去尋找關聯的知識,就可以完整地掌握B型肝炎這個重要疾病的核心知識,日後看起病來,更可以在此基礎上觸類旁通,左右逢源。

  只不過,最令人感嘆的還是,在以B型肝炎研究著稱的醫學中心,六年級的見習醫師竟然連Lamivudine的作用機制都說不上來,實在值得外務太多的師長們深自警惕。

 

  【後記】

  今天在超音波室,我請教內科的住院醫師對於Lamivudine作用機制的了解;令人遺憾的是,結果竟然與前述見醫師們一無所知的情況相去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