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三[學習建議]信12_有了數位相機,還需要素描嗎?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37, Views(552)
 篇三【學習建議】

 

給醫學生的信12

有了數位相機,還需要素描嗎?

【前言】

    對於一個醫生來說,必需具備的二種重要能力就是「仔細的觀察」與「良好的溝通」,而素描的過程可謂「觀察」的極致,對一個醫學生而言是最好的訓練工具。

 

 

  今年的英國皇家學院夏季展覽(Summer Exhibition of the Royal Academy)一改過去只展出藝術作品(fine art)的傳統,加入了其他新項目。在這些fine art以外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而且獲獎的是劍橋Papworth醫院心臟外科醫生Francis Wells的手術素描。

  Wells的素描作品,是他完成一個修補心肌梗塞所致心室中隔缺損(Post-myocardial infaraction VSD)的手術之後,一邊喝咖啡一邊對學生講解手術過程,所做的圖示。(圖1

  從Wells的素描中,可以看到他從左心室切開,進入左心室空間;圖中可見肌肉和瓣膜下緣,以及病灶本身-心室中隔的破洞修補破洞所用的貼布與固定貼布所需的縫線都歷歷在目;最外緣則顯示用來關閉心室切口的縫線。                                                

  從這張素描中,我們可以感覺到Wells邊喝咖啡邊講解,隨手快速畫出的有力線條及適當的陰影;此一過程即為一個完整而周詳的「強調性溝通」(emphatic communication)。這張素描結合了不同時間點的影像,剔除了不重要的部分,只留下關鍵的資訊;Wells說,在術後畫出手術的過程,感覺上就像以眼睛和雙手的互動,來延伸剛剛完成的手術。

  雖然,目前數位相機幾乎無所不在,然而素描仍然是紀錄視覺資訊及溝通最好的工具為什麼?

       因為在動手畫下線條之前,畫者必需仔細地觀察所欲紀錄物體的大小、比例、特徵,此即所謂“most intensive visual concentration(最集中的視覺注意力)”,它可以培養“learning how to see(如何去看)”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下筆之前,畫者必須決定「什麼細節是畫中需要呈現的?什麼是可以忽略的?」這樣的思考,也有助於培養在眾多資訊中掌握重點的能力。此外,一張素描還可以結合不同時間點的影像,呈現出事物的全貌,甚至跨越時空畫出很久之前別處的影像,就像Wells的手術素描實際上跨越好幾個小時的時空。這些都是使用數位相機所無法達成的。

    本文所附的二幅素描:一幅是筆者回憶近30年前,在台北護專初次與Dr. Palmes Beasley見面時的印象他當時穿的衣服、領帶、鞋子、皮包,筆者藉著回憶中的印象都可一一畫出;另外一幅則是當年台北護專藍衣公衛護士的倩影。(如右圖)

       對於身為醫學院教授的筆者來說,素描在教學方面協助溝通有莫大的助力;對學生費盡口舌,不如一個傳神的簡圖講解手術時用素描輔助,一步一步地讓學生聽到看到手術的進行過程,絕對是最好的教學手法。

另一方面,在對病人解釋手術過程或檢查結果時,善用素描也有助於讓病人了解病情;我跟病人講解病情時,常常在病歷上邊講邊畫,除了有助於溝通,更可以留下紀錄──我有說明,說明了什麼──這也是一個醫生自我保護的最好方法。

       素描不需要複雜昂貴的設備,只要一支筆──鉛筆原子筆或鋼珠筆均可,以及幾張紙;工具簡單卻不減其藝術性,即便隨手畫出的素描也可富有藝術價值,例如Wells的素描就頗具六十年代David Hockey作品的韻味。

  對一個醫生來說,必需具備的二種重要能力就是「仔細的觀察」與「良好的溝通」,而素描的過程可謂「觀察」的極致,對醫學生而言是最好的訓練與工具。因此,台北醫學大學的醫學系二年級就有必修的素描課(每周四堂,每兩周完成一張作品);這是真正有趣又有效的醫學基礎教育,別的醫學院也該學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