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二[醫學教育]信09_教不嚴,師之惰?!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26, Views(539)

篇二【醫學教育】

 

給醫學生的信09

教不嚴生師之惰?!

【前言】

    近來的教育似乎都講究愛與鼓勵,不過,做為醫生,關係著病人的生死,因此我不能老是說「小朋友,你好聰明」、「小朋友,你好棒」,因為,愛之適足以害之。醫學教育與訓練雖不像軍事教育般軍紀如山,但醫院(或職場)裡,紀律(discipline)是絕對必要的。

 

 

     每次上婦產科的大堂課,上課前我總會請同學往前坐。長方形的教室可以容納70~80人,上課的同學約30人,同學們一向都往後排坐;我請同學從第一排坐起,集中在教室的前半部,如此我就能清楚地看到每位同學,除了比較容易互動,也能看到誰沒注意聽課。

  起初,同學們很不習慣,三催四請,有人還是賴在後排,我只好變臉;過一陣子,大家知道我有這個怪癖,自然都集中在前半。本來,我也可以讓同學們躲在後排,悠哉遊哉,胡思亂想,做做白日夢,偶爾竊竊私語;我則放放投影片,自言自語,眼不見為淨。不過,我上課的內容是「懷孕診斷及產前檢查」,這是醫學生不可不知的知識;這一小時講的是我自己三十年經驗的累積與結晶,而且是台灣本土的經驗,同學們聽了這堂課,絕對比唸厚重的產科學聖經,效果好上千百倍。

    我必須確定同學們「都有聽過」這堂課,才會要求大家都坐前排,在我眼前全心聽講,因我相信「凡聽過必留下痕跡」;我也跟同學們強調,每一個女人自12歲到52歲都可能懷孕,同學不管在那一科都會碰上懷孕的病人,這堂課聽了終身受用;也因此,我要盯著每一個人,確保他上課時沒在做白日夢。

  今年上醫三「胚胎學」,上課時間是下午三點;上了十分鐘,我一看偌大的教室疏疏落落,坐了大約只有50個學生,而上課人數至少該有130人,於是我馬上請助教點名;助教讓同學們簽名,只見同學們猛打手機;算算簽名單上的人數,總共102人,比在場人數多出不少,顯然有人代簽。

  胚胎學是必選課(其實是必修)。雖然比較抽象難懂,但近來授課內容加入臨床相關的部分,提升同學的學習興趣,例如我講的人類先天缺陷(human birth defects),就是讓同學看到胚胎異常發育的結果。在基因體時代,發育學,也就是胚胎學,變得非常重要;因許多成人疾病都有其發育學的基礎,如癌症其實就是錯誤的發育。今日醫學生在日後行醫生涯中,發育學絕對將愈形重要;如此重要的必修課,出席率如此低落,令人憂心,再看到點名時明顯有人代簽,更令人扼腕。

  一位醫學生問我:「住院醫生還在學習過程,為什麼謝P在病例討論會時,對住院醫師這麼嚴厲?」我回答說:「一個人已經有了醫師執照,就是獨立的醫師。怎麼可以漫不經心呢?」其實,這些醫生們犯了錯,記過、罰錢都沒用,最有效的是當眾指正;人總是愛面子,當眾被糾正,誰也不想有第二次。況且當眾糾正一個人,所有的住院醫生、主治醫師及醫學生都得到教育。當然,我也成了愛罵人的「黑牌」。

  近來的教育似都講究愛與鼓勵,不過,做為醫生,關乎病人的生死,因此我不能老是說「小朋友,你好聰明」、「小朋友,你好棒」,因為,愛之適足以害之。醫學教育與訓練雖然不像軍事教育般軍紀如山,但醫院(或職場)裡,紀律(discipline)是絕對必要的;所以我們要給學生「紀律」的觀念,「思想上要自由開放,行為上要遵守紀律」,則是我給同學們的建言。

    台灣擺脫了威權陰影,自由開放之餘,往往將紀律置之腦後;現在該是兼顧自由與紀律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