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二[醫學教育]信08_You’ve got a mail.電子信—醫學生教育的新工具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24, Views(597)

篇二【醫學教育】

 

給醫學生的信08

Youve got a mail電子信醫學教育的新工具

【前言】

    作為資深教授,眼看社會、學校與醫學界,目不暇給地變遷,不免隨時有種種的新想法希望傳遞給學生;然而在醫學生的七年學習生涯中,我卻只有兩小時能對他傳道、授業、解惑;近幾年來,看醫院中怪現狀叢生,更覺心中塊磊不吐不快,想來想去,最有效的管道莫過於電子信了。

 

 

    由湯姆漢克斯與梅格萊恩主演的《電子情書》,你看了嗎?在紐約曼哈頓的茫茫人海中,一對宿敵藉電子信的魚雁往來,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樣的邂逅方式,恐怕是羅密歐和朱麗葉難以想像的吧!顯然電子信真的是現代人際接觸的有效介面,無遠弗屆,充滿各種可能性。

  醫學院裡的臨床教學,不外大堂課、病房及門診見習,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討論會,近來則增加了小組討論;可惜這些場合,或者是固定的講授內容,或者是隨機教學,師生的接觸有如蜻蜓點水,不易對某議題有比較深入、完整的溝通。以我做為婦產科資深教授而言,若非自己還開設許多選修課,我與每一個醫學生接觸的時間,大概只有一個小時的大堂課,加上一個小時的小組討論時間,其他就是零星的教學門診與討論會;也就是說──一個醫學生七年(61,320小時)的醫學院學習生涯裡,只有兩個小時(2/61,320)是在我眼前。

  作為資深教授,眼看社會、學校與醫學界,目不暇給地快速變遷,不免隨時有新的想法希望傳遞給學生;然而在醫學生的七年學習生涯中,我卻只有兩小時能對他傳道、授業、解惑,兩年前,看醫院中怪現狀叢生,更感心中塊磊不吐不快;想來想去,最有效的溝通管道就是電子信了;因為每一個學生和醫生都有e-mail帳號;於是我開始挑選一些覺得需要闡述,以讓學生進一步認識的議題,寫出自己的論述。看到社會對醫學倫理的關注甚囂塵上,甚至有點矯枉過正。因此,我第一篇寫的是「一個醫生需要多少倫理道德?」以「修理摩托車的師父」與「醫生」對比,說明其實醫生與修理摩托者的老闆,在執業上所需的倫理道德相去不選;這種比較雖有人認為不倫不類,甚至離經叛道,不過我的看法總是可以提供學生一個省思的方向。

  寫好之後,我拜託一位醫學生幫我把它張貼在醫科一年級到七年級各班的班版上。我相信各班的學生都會看到,而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會加以細讀;如此,我的想法就可開始被傳遞,因為現在的學生常常會將所看到的訊息,透過電子信再傳給友人,不同學校的學生之間也會有e-mail來往。理論上,這種模式就像老鼠會一般,一個訊息會透過電子信如漣渏般擴散開來,只要起個頭,它自己就會傳遞又傳遞。

  我維持每週一封的速度,努力地寫下去;內容五花八門,有最新的學術發展、有醫院裡的小事……。漸漸地,醫院裡,在走廊、餐廳、電梯中,有人碰到我,會提起我最近所寫的議題,不只是學生,不少主治醫師、住院醫師也都接收到這些信件,連別校的師生也有人看到;可見,電子信策略似乎是有效的。由於我也在醫學工程研究所、臨床醫學研究所所、分子醫學研究所及新聞研究所合聘,透過系辦,研究生們也可收到這些電子信。

  約半年後,我寫的電子信已經達到20封,除了擺在「杜鵑花自然科學論壇」的網站(http://www.azalea.org.tw)上,供大家自由下載,也把這二十封信印成小冊,分送所有醫學生;台大醫學系學生一人一冊之外,也分送台大醫院的所有主治醫師及護理系學生,隨後我也贈送國防醫學大學和成功大學的醫學系學生一人一冊。

  去年底,新上任的台大李嗣涔校長看到我給醫學生寫的電子信,便請我也為一般的台大學生寫信。這是相當大的挑戰,台大學生那麼多,學的東西五花八門,要對他們講什麼才有意義、才有吸引力,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因為我也在生命科學院、社會科學院開課,要找一般性的題目也非不能新學期開始之際,首次嘗試以黑猩猩基因體序列揭曉為題目,給台大學生寫電子信。

    目前,我一個月給台大學生寫一封信,寫好後寄給校長,校方寄給台大師生及員工@ntu.edu.tw帳號使用者都會收到);台大人員共約四萬人,假若四個人中有一人會看,則每封信約有一萬人看到,這還不包含他校會看到的人數。當然,讀者不見得贊成我的看法,但至少能促使大家思考我所論述的議題。

  最近,看到成功大學電機系的羅基興教授,也開始寫電子信給他研究室裡幾十個研究生。老師把我的電子信轉給他所有的研究生,再加上他自己對學生的期許。看來,給學生寫電子信似乎是與七年級、八年級世代溝通的好方法,除了自己傷腦筋爬格子外,不用花什麼錢,老師們,不妨也試試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