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一[醫生的定位]信04_視病猶親的迷思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11, Views(600)

篇一【醫生的自我定位】

 

給醫學生的信04

視病猶親的迷思

【前言】

    「視病猶親」在我看來,實在是令醫生承擔不起,也不可行的一句口號,倒不如改為「視病猶法官」比較實際;「視病猶師」也是不錯的說法;說得現實一點,「視病猶客,以客為尊」也很貼切。

 

 

  曾幾何時,「視病猶親」成為社會大眾及醫界大老對醫生的期許與要求,人人朗朗上口,就像五十年前蔣介石「反攻大陸,殺豬拔毛」的口號;呼口號的同時,卻從未仔細思考實際上是否可行,結果徒然流於打高空。

  大家不妨看看以下這個故事,順便思考一下「視病猶親」的可行性。從小,我常聽母親提起一個關於「救命白虎湯」的故事─某地,有一位遠近馳名、救人無數的名醫有一天,他自己的媽媽病得很重,名醫心裡明白,這樣的病情,大概只有白虎湯這帖猛藥才能起死回生;然而,白虎湯藥性猛烈,病人服下,不是起死回生,就是一命嗚呼。平常,這位名醫對於需要這味生死帖的病人,總能權衡輕重,適時地用它來挽回垂死的生命;然而,這次面對的是自己最親愛的母親,於是一會兒想:用了藥,母親就可以重拾健康,一會兒又怕:萬一母親受不了兇猛的藥性而不支,那不是自己害死了她嗎?左思右想,總是下不了決定,時間就在躊躇中流逝等他終於下定決心給母親服用白虎湯的時候,卻已經時不我予,回天乏術了。

  直至今日,這個故事仍讓我印象深刻;同樣的道理,這也是為何魏炳炎教授常常告誡我們:「婦產科醫生最好不要為自己的太太接生。」接生時,危機的發生常常是無預警的,在電光石火之間,必須做出最正確的判斷,還要能精確地執行假若因為對象是自己的至親,不能客觀地面對,適時做出最適當的對應措施,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只怕會抱撼終生,後半輩子都在自責中度日。

  教授可能是「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因為早年他曾為自己的親姪女魏如圭女士(魏火曜教授的女兒)接生很不幸地,發生了罕見的羊水栓塞,雖然全力搶救,仍回天乏術。在數十年前,生命支持技術不夠發達,羊水栓塞的死亡率幾近百分之百;即便已盡全力,但魏炳炎教授心中恐怕還是不無遺憾,才會告誡我們不要為自己的太太接生。

  其次,病人在患病之際,除了肉體的苦痛之外,對充滿不確定性的病情變化,心理也難免特別脆弱,情緒的不穩定更是可以預期。本來,病患的家庭成員,不管是父母、子女、夫妻、公婆媳婦之間,難免有些生活上的摩擦在面對疾病之際,平日隱藏的負面情緒,往往很容易引爆假若再加上「醫病」之間,這個原本可以很正面,但也可以變得很負面的微妙關係,更可能演變成火上加油的局面有位肝臟科名醫便坦承:當面對的病患者是自己罹患肝癌的醫生父親時,自己連解釋病情,都不知從何開口。

  所以,「視病猶親」在我看來,實在是令醫生承擔不起,也不可行的一句口號。我跟同學說,倒不如改為「視病猶法官」比較實際;想到有可能因醫病糾紛而出庭面對法官,心中當然戒慎恐懼,也就不會做出連病人都沒看,就編造病歷的事了接生大師余宗光醫師嘗言:「當產婦發生產後出血的時候,在一片血光之中,我彷彿也看到法院的傳單在空中飛舞。」

此外,「視病猶師」也是不錯的說法。今日的醫學似乎相當進步,然而我們對生命、疾病的所知仍然相當有限;如果能够在診斷之際仔細地觀察、思索,則每一位病人的病情都有可供學習之處,我們的診療也有不斷進步的空間。

    再說的現實一點,「視病猶客,以客為尊」也很貼切畢竟醫生也要吃飯,也要養家;沒有為上門看病的顧客提供優質的服務,一家人可能就沒飯吃了,所以對病患說一聲「歡迎光臨,謝謝惠顧」,其實也不為過;至於「下次再來」,則最好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