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一[醫生的定位]信03_快樂學習,做個醫療達人!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10, Views(665)

篇一【醫生的自我定位】

 

給醫學生的信03

快樂學習,做個醫療達人!

【前言】

    近年醫學教育著力於倫理、管理,導致醫學生承受巨大道德壓力,不僅達不到技職教育的最高目標─做個醫療「達人」,遑論成為術德兼修的醫療「聖人」。其實,醫學教育必須將學生的醫療能力列為最優先的要求,方為上策。

 

 

    今天,做為一個「醫學生」,背負的壓力可以說相當地沈重。在我的印象裡,大部分的醫學生對未來並沒有名利雙收的過分期待,較多的反是一份徬徨與不知何去何從的不確定感;因此,似乎少有學生在醫學院的學習生涯,能夠享受追求知識的樂趣。

  我想,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三:1.師長與社會給予太多的道德壓力,2.師長們對現實環境的真實面,往往不願正面討論,反而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使學生們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十分矛盾甚至錯亂,3.學習環境不太鼓勵知識的追求與求知的樂趣。

  醫學系的學生最在行的其實是「唸書」,因此,在醫學教育的過程,讓學生能夠享受到追求知識的樂趣,可能是醫學教育最吸引人之處,也是激勵學生努力的一大動力。只可惜,近年來的醫學教育鮮少致力於課程內容的改進,僅重視「形式的變化」;一會兒大班,一會兒小班,一會兒問題導向學習(PBL, problem-oriented learning),一會兒畢業後學習(PGY, postgraduate year training)……;每換一個當局者,不分青紅皂白,先改再說。有人說臺灣醫學教育的方向掌握在「四個人」手裡,此話的真實性雖然有待查證,但課程內容數十年如一日卻是事實。

    另一方面,近年醫學教育非常強調「醫學倫理」、「醫德」和「醫院管理」,反而較少著眼於醫療能力的嚴格要求;導致醫學生明明自己沒想要做史懷哲,卻說不出口,醫學生們莫名其妙地承受巨大的道德壓力更糟的是,連醫療能力也沒受到嚴格的要求與砥勵,結果不僅達不到技職教育的最高目標─做個醫療「達人」,更遑論做到術德兼修的醫療「聖人」。

    所謂「達人」,乃是對某項技藝鍥而不捨、精益求精之人,舉凡種水果、捕鮪魚、做菜刀、賣牛肉麵……,各行各業都有其「達人」;這些人終生致志、念茲在茲的就是追求技藝的完美,產品未達最佳品質,絕不賣給顧客。做為一個達人,對自家產品的嚴格要求,其實就是愛惜羽毛的表現,這樣的人大概不會自毀長城,做出違反職業倫理的劣行吧!

    所以,醫生若能以醫療達人為職志而精益求精,相信不會做出有虧醫德的行為,病人也絕對會額手稱慶。

某日,在臺大醫院大廳「倫理牆」前,巧遇一位很久不見的資深教授他已轉任某一科技政策機構。他提及想要推動政策,鼓勵醫學生都到蠻荒之國去犧牲奉獻,個個成為「史懷哲」。

我聽了之後,期期以為不可我告訴他:醫學生最重要的任務是學好該學的醫學知識與技術,日後才有能力成為最盡責的醫生;而當「史懷哲」的人應屬例外一個人必須在自身有深切的人文體會之後,自然而然地投入人道醫療,最後昇華到「史懷哲」的境界大部分的醫學生只要將來能做個知識技術夠水準的平凡醫生,好好照顧病人之外,也能好好照顧自己的家人,那麼醫學教育就算成功了。他聽了我的一番論點之後,說出自己的體驗,同意我「醫生最重要的是醫學能力夠格(medically competent』」的主張

  這位教授七年前罹患肺癌,他因為有胸部症狀,照了X光之後,發現2公分的肺部腫瘤由於發現得早,開刀切除至今已經七年,可算痊癒。他回憶說,他在發病前三個月才剛在醫學中心接受體檢,體檢報告一切正常,孰料三個月後卻發現肺癌住院後,醫生回顧體檢時照的X光片,發現已經可見一公分大小的腫瘤!只是當初不知為何沒發現。

  現代的醫療,其實已非憑著醫生的愛心就能順利進行醫療所需的一切人力、資源,仍須依照資本市場的法則去獲得;這與醫學教育所主張「人命至高無上,不惜成本搶救」的說法,顯然有其落差。

    口頭上,我們教育醫學生要對病人一視同仁,實際情形卻是病人若花得起二萬元,就能在大學醫學中心享受健檢,沒有二萬元,就請不要自討沒趣。在醫學中心門診,一個診室常常同時有好幾個病人,一個病人的病情大家都有聽到,甚至看到,這不就是徹底違反保護病人隱私的原則嗎?然而天天告誡學生要保護病人隱私的教授們,卻習以為常而無動於衷。另一個現實是,目前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醫生都是受雇者,不得不尊重老闆的意向,導致醫療的自主性(autonomy)已大不如前。

    醫學生其實就生活在這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而人的學習很自然的是“The students learn from what teacher do, not from what teacher say.”(身教重於言教)所以,如何保持大學醫學中心的核心價值,在理想及現實之間取得平衡,別讓學生感覺上位者做一套說一套,就是醫學教育成功的關鍵。

  在與我聊了半天之後,那位資深教授的結論是─他不再期望醫學生成為「史懷哲」,只盼他們當個醫療達人;我則說希望醫學生能在學習過程中享受追求知識的樂趣。醫學教育若能做到這二點,已可謂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