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白色斜塔_篇一[醫生的定位]信02_醫生是知識分子?
by 陳怡蓁, 2012-09-07 16:08, Views(576)

篇一【醫生的自我定位】

 

給醫學生的信02

醫生是知識分子嗎?

【前言】

    老一輩視醫生為知識分子,醫生也以此角色來自我要求;今日醫生的困境在於既無法扮演知識分子,又不願自認只是高級技術員。較好的解套方式是─醫生乾脆就自認是個高級技術專家,好好地鍛鍊醫術即可。

 

 

  近幾十年來,隨著社會大環境的變遷,醫生的自我定位似乎受到極大的衝擊,連帶地使得醫學生也不知如何自處。

    在二次大戰以前,臺灣的醫生不只是知識分子,更是社會的良知及大眾的啟蒙者,舉凡如蔣渭水、賴和等人,在台灣社會現代化的歷程裡,都扮演披荊斬棘的重要角色。

  但是,曾幾何時,今天的醫生卻變成臺灣社會中唯一需要強制上倫理課的一群人;因此,有時不禁懷疑,「醫生到底是不是知識分子?或只是個高級技術人員?」對於這個問題,相信大多數人的直覺反應是:「醫生唸了那麼多書,如果不算是知識分子,那是什麼?」

  猶記小時候,我常常聽到父母以日語交談時說:「我們醫生做為一個“in-te-li”,應該……」,一直到幾十年後,我才恍然明白他們以前口中所說的“in-te-li”,原來就是指“intellectual”,也就是知識分子。由此可知,老一輩的人不僅視醫生為知識分子,醫生也以「知識分子」的角色所應肩負的職責,作為自我要求的標準。 

    至於,今日的醫生究竟還算不算知識分子,或許,先探討一下「知識分子」的定義,能幫助我們釐清這個問題。

    「知識分子」一詞源自英文“intellectual”,若以“definition , intellectual ”二字在Google查詢,則跳出《WordNet Dictionary》的定義如下:“Intellectuala person who uses the mind creatively”,同義字有:cerebralgoodhigh browhighbrowedintellectnoeticrationalreflectiveserious……(intellectual亦可做形容詞)。

  由此可知,在日常的英文中,“intellectual”是個相當tricky的字,也常常見於負面的用法,例如當我們說某人是知識分子,往往帶有諷刺的意味,暗示某人雖然讀了很多書,但徒具知識分子之名,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冒牌知識分子(pseudo- intellectual)

  從種種說法中,我們可以較清楚地理出「知識分子」的定義:“An intellectual is someone who brings critical reasoning and a background of academics or specialist knowledge to discussions that take place outside the formal frame works of specialist or academic disciplines, and without the associated set of agreed rules.”(一個人將批判性思考,結合其學術背景或專門知識,延伸至其學術或專業領域之外,某些尚無定論之議題的討論)

  另外,Frank Knopfelmacher則提出下列的定義:“A person who spend time fashioning a critique of social institutions relavant to fundamental, but contending, human valuesthe moral and political destiny of man stuff. (一個人花費時間於對既成社會機構進行與人類基本價值(人類道德與政治的終極目標)有關的批判)。Frank Knopfelmacher為心理學家,他被認為是冷戰時期澳洲最敢言,且最具影響力的知識分子。 

  這些定義中,有幾個關鍵字:critical reasoningoutside the formal frameworkwithout agreed ruleshuman value,從這些關鍵字中,我們也可以隱約勾勒出知識分子的像貌。

    既然釐清了「知識份子」的定義,據此,我們可知,某人即使唸了很多書,或是專精於某種學問,也未必稱得上是知識分子。以眾多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的科學家為例,有人認為,其中只有少數人有資格被稱為「知識分子」(例如:EinsteinHeisenberg, Pauli Gell-Mann),大部分的得主只能算是技術性的專家(technical specialists),他們在專業領域的表現雖然十分傑出,但並無任何智慧性的訴求或觀點(intellectual claims)。換句話說,雖然許多知識分子是學術中人(academics),但並非所有的學術人都稱得上是知識分子。

  在臺灣目前醫院及醫學院的環境氛圍中,若有人想討論「醫生到底是不是知識分子?」,不免會被貼上形而上學(metaphysics)的標籤。不過,今日醫生的困境可能不在「醫生是不是知識分子?」,而在於醫生自己既無法扮演知識分子的角色,但又不甘被認為只是高級技術人員(雖然大部分醫生的專業要求可能並不超過一個747客機的駕駛員);因此,掙扎在「健保的現實」與「當一個不計名利的史懷哲」之間。

其實,一個比較好的解套方式也許是─醫生乾脆就自認是個747客機駕駛員那樣的高級技術專家(註:目前747駕駛員是不用上倫理課的),就像駕駛員好好地開飛機,把飛機上數百位旅客安全地送到目的地一般,好好地鍛鍊醫術,能夠拯救病患於疾病的水深火熱之中。

至於醫生「是不是知識分子?」、「要不要做史懷哲?」,就不用費心了;如此一來,至少也不用再被強制上倫理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