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迎接生命的一雙手_[生活偶得]-辛苦了!法官先生
by 陳怡蓁, 2012-08-31 18:45, Views(732)

生活偶得

辛苦了!法官先生

 

  日前,接到法院的傳票,內容是要筆者出庭為一件醫療糾紛做專業證人。這張傳票來得並不突兀。當事者的那位醫師早先徵得我的同意才要求法官尋求專業證人的作證,以助他釐清醫療責任。

  當天下午早早就從醫院步行前往司法大廈。走到貴陽街司法大廈前面,正在東張西望,不知地方法院在何處時,突然一位女士走到跟前,開口說:「醫師,你怎麼上法院來了?」原來是在高檢署服務的一位病患。在她的指點下,總算走對了門。進門一看,乖乖,真是熙來攘往,人聲鼎沸,台灣人豈真是好訟的民族?上樓到了第三法庭,離開庭時間還有一會,且在法庭外看看眾生相吧!

  牆壁上貼上一張當天下午的開庭時間表。一個下午共有五、六庭,內容可是包羅萬象;有財務糾紛、有醫療糾紛、有離婚官司、有遺產糾紛,看來法官先生的工作負擔可不輕。法庭的門是開著的,只見出庭的兩造,爭辯得面紅耳赤,隱約聽來,好像是為了二仟萬元的債務,真是人為財亡。好不容易,法警先生出來點名,進門先把身分證給書記官驗明正身。法官先生看來蠻親切的,他致歉說:「先前嘗試曾用電話詢問案情,卻聯絡不上,所以傳你出庭。」聽了法官的招呼,本來有點緊張的心情頓時放鬆不少。

  被告的那位醫師並沒有出庭,只有原告。本以為既是應邀出庭作證,可算得上是一種「公眾服務」,理應受點禮遇,沒想到證人卻是與原告並排站在法官桌前的欄杆後;感覺上自己似乎不是證人而是被告。由於被告的那位同事事實上並沒什麼過失,只是原告不滿意醫療的結果。其實,此一結果(流產)並非醫生有任何不當的醫療,而是疾病(萎縮卵──即受精卵無法正常發育,終至萎縮)的必然後果。原告就把對結果的不水意化成法律訴訟。事實上,原告已經再次懷孕,大腹便便,即將生產。看到原告挺著大肚子,站在法庭前一個多小時,只為了出出上次流產的怨氣,不禁心中深覺不忍。不過,為了使法官明瞭事實的真相,保護那位平日口碑極佳的同事,筆者暫時想像自己好像是「洛城法網」中的辯護律師,熱情演出,出口必言庭上,三句不離審判官,極力把相關的醫學資料陳述清楚。

  那位法官,看來三十出頭,斯文清秀。起初,他對案情與筆者的陳述,似乎無法掌握,但在幾番抽絲剝繭的詢問後,也很快地能掌握住重點而深入剖析。有些問題的尖銳,不下於我們在醫學討論會上的探討。不過,由於本案原本就沒什麼醫療過失,聽完筆者的分析後,法官後來似乎也能認同筆者的陳述。最後,法官再詢問原告對筆者的陳述有無意見,當然原告有些不同的看法,但筆者想想,自己乃是證人,而非被告,所以也就不需再加反駁了。

  終於法官宣告開庭完畢,書記官送上筆錄,要筆者簽名。理論上好像筆錄要過目,才可簽字,但是,似乎根本沒有時間看,簽上名字,就步出法庭。雖非被告,可也滿頭大汗。忽然背後有人呼叫,原來是忘了領回身分證。回身一看,法庭裡又擠滿了下一庭的相關人馬,看來又有一番熱鬧。心想,自己可以去喝杯咖啡輕鬆一下了,法官先生可還要再繼續奮戰,而對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案情,另一批不同的原告和被告,忍不住要說一聲,法官先生,辛苦了!

  以筆者出庭作證的這個案件,可以說與司法完全無涉,只是醫療消費者對醫療結果的不滿意,而這不滿意是疾病的必然結果,並非醫生的過失。這場官司,不僅原告、被告、證人奔波法庭,事實上,也勞動了檢察官開偵查庭,送醫療鑑定,寫起訴書,然後,法官開庭好幾次,書記官案牘勞形,最後還得作出判決,製作判決書。這樣的案子多來幾次,司法官的負擔當然愈形沉重。國人常希望提升司法審判品質,但若這些本來無涉司法的案件也要湧向法院,只怕永遠難以指望司法品質的提升,畢竟司法官的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時。

  看到法官一天要處理那麼多五花八門的案子,就像一個醫生一天要看感冒、骨折、癌症、車禍……。想到自己一天看的病人雖多,但至少只限婦產科,慶幸之餘,不禁要再說聲:「法官先生,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