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迎接生命的一雙手_[社會觀察]-產科古今談
by 陳怡蓁, 2012-08-31 18:39, Views(617)

社會觀察

產科古今談

 

  產科學是一門古老的學問,且讓我們「以古鑒今」,先唸一段歷史。

  一八一七年英國威爾斯公主的難產事件,震撼了整個醫學界及大英帝國,動搖了十九世紀「專橫獨斷,不求進步」的產科學。

  威爾斯公主時年二十一歲,為英皇的女繼承人,助產者主要為御醫理查爵士。十一月三日下午,妊娠四十二周自然破水,開始陣痛。整個產程進展緩慢。在五十小時之後(第一產程二十六小時,第二產程二十四小時),終於產下一個九磅的男嬰。這個相該繼承皇位的嬰孩在出生時已經死亡多時。更不幸的是,胎盤的娩出也有困難,必需御醫以手剝離。其後兩小時,公主漸覺不適,四十五分鐘以後公主死了。母子皆亡的悲劇,使御醫飽受指責,怪罪他任令分娩拖延,而不使用產鉗。其實他嚴守當代產科大師(也是他的老丈人)的經典訓誡,即「頭胎在會陰未超過六小時以上,不能用產鉗生產」,但加諸他身上的責難與非議,令他沮喪而又心神不寧,三個月後終於飲彈自盡。這是一件產科的「三角悲劇」──母親、嬰兒及產科醫師都死了。這種「三角悲劇」當然是我們所不願見的,所以如何在生產的「鬼門關」口保護「產婦」及「胎兒」,當然別忘了「產科醫生」,就是產科學永遠應該努力的方向。

  「產婦」方面,產婦三大死亡原因是妊娠毒血症、出血及感染。台灣的孕產婦死亡率為十萬分之六‧七,亦即每年三十二萬孕產婦約有二十個過不了關。不過比起四、五十年前而言,現代的懷孕與生產已經安全得太多了。自小在父親的婦產科診所裡,看到鄉下人來生產時,把家裡供奉的神像也請出來「保庇」。在四十年前的台南市,附近鄉鎮幾乎沒有婦產科,孕婦有問題,都集中在家父的診所;往往診所裡外都是各種各樣的神像,香煙繚繞,就像一座香火鼎盛的廟宇似的。這種特殊景象顯示的是「生產」對孕婦而言真正是一道鬼門關。當全身浴血、面白如紙,奄奄一息的孕婦被七手八腳地抬進來,昏迷不醒的孕婦躺在病床上不停抽搐,家父、家母為了照顧孕婦,往往終日不眠不食。這就是我兒時的記憶。較諸今日的生產,真是天壤之別。

  胎兒方面,由於種種胎盤功能檢查的發展,許多胎兒死亡或缺氧已可避免。今後的重點乃在對胎兒畸形,做更確實的診斷。透過仔細的產前檢查,很多的先天性異常已經可以及時診斷,例如:連體嬰幾乎不可能逃過產科醫生的法眼。

  至於如何保護「產科醫生」呢?由於生產本是自然不過的事,一旦出事,即使是不明原因的羊水栓塞,家屬通常非常難以接受。有位資深產科醫生說的好,「每次產婦出血,我好像看到法院的傳單在眼前飛舞」。上法院之外,其他的黑白招數往往更難承受。一旦有事,一年半載能夠了結還算幸運。

  身為產科醫生,三更半夜,一通電話,三腳兩步,披星載月,趕去接生,一旦發生糾紛,誰來幫忙?只有獨自面對。懷孕生產是維持人類生存與敏衍的必要過程,而產婦、胎兒與產科醫生是這個過程的三個主角,如何保護產婦、胎兒及產科醫生是整個社會必需深思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