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腦,演化與學習_[序2]-臺灣的文藝復興人(中研院鍾正明院士)
by 陳怡蓁, 2012-08-30 11:18, Views(715)

臺灣的文藝復興人

 

這已是謝豐舟教授十餘年來第12本書,在過去11年來,他總共出了以下著作:

1. 遺傳 、優生、 新科技 (正中書局)

2. 迎接生命的一雙手 (正中書局)

3. 楓洲紀行 (畫冊)

4. 白色斜塔(大樹林)

5. 上醫醫國(大樹林)

6. 台大真好玩(臺大出版中心)

7. 閒話腦神經科學(台大出版中心)

專業書籍:

1. 周產期醫學 (合記書局)

2. 從基因體科學到基因體醫學 (力大書局)

3. 高危險妊娠 (華榮書局)

4. 周產期醫學 (當代醫學)

文藝復興的理念是以人為本,對人生宇宙採取積極的態度,思考追求科學,藝術,品德,體能方面的平衡發展,盡其所能的學習發展與應用。文藝復興人是愛智者,他們是詩人也是科學家,他們是藝術家也是哲學家。這種對通識教育 (universal education) 的追求,造成十四、十五世紀大學的開始設立。這樣的啟蒙,在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幾位大師的開拓之下,人才輩出,風起雲湧,文藝復興傳播到歐洲,照亮了當時的時代,開啟西方文明新的一頁。這幾個義大利的城邦國雖小,但是他們的影響力卻極巨大,因為他們有一種追求文明提昇的新的朝氣,為當時古老的西方文明注入新的轉型活力,是謂之文藝復興。

今天的臺灣社會在轉型期中,承受極大的壓力,對傳統的承繼,功利的短線追求,未來的不確定性,造成一種怱忙與混亂的氣氛。我們是不是也能有臺灣的文藝復興,培育出一批有文藝復興氣質的生力軍,為臺灣乃至東亞文化的未來催化出一番新的氣象。

我認識謝教授甚早,在臺大醫科階段,他即為我的學長。但進一步的來往,則是在1998年左右,我得知謝教授在臺大推動「發育生物學」的課程。因為這也正是我的研究領域,因此我和他一起為臺灣舉辦了發育生物學的研討會。在一起籌辦研討會的過程中,我為他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凡事盡其在我的精神感動。謝教授常說他只能默默播下許多種子,其中總有幾顆sometime somewhere會發芽長大吧!

謝教授沉思人生的意義,認為自己不應只侷限於當一位婦產科教授,而應擔任整個臺大的教授。在這樣的個人重新定位之後,謝教授積極參與各項全校性活動,關心學生人格發展,鼓吹科際合作。謝教授在這十餘年來發揮了他的創作能力,陸陸續續出了許多本集合藝術人文與醫學的書籍。在這些書本中,他與學生對話,也與教授對話;與生命科學研究者對話,也與藝術工作者對話;與病人對話,也與醫院的領導者對話。他以人文通識的觀念為本,追求知識與藝術的平衡發展,搭建各專業教授間的橋樑,啟發年輕學子的心智。謝教授對於社會的公義與不公之事,直言褒貶。他的父親謝伯潛醫師為臺灣第一代婦產科醫師,挽救過無數孕產婦與新生兒的生命。謝教授以其名成立「財團法人謝伯潛醫學教育基金會」,幫忙臺灣的醫學教育、社會文藝活動,或是各項他認為值得需要幫忙之事。謝教授深愛臺灣,以醫師的身分關懷社會,鼓勵通識宏觀的培養,實不愧為臺灣的「文藝復興人」。

隨著幹細胞與再生醫學的日趨重要,科學家了解到必須多跟大自然學習再生之道,因此對這方面有興趣的研究也越來越多。在因緣際會之下,我們在2010年成立了臺灣大學發育生物學與再生醫學研究中心,由楊偉勛教授擔任主席,我則身膺榮譽主任,幫忙臺灣這一方面的研究發展。這校級中心的成立,謝教授的催生實在功不可沒。

我常常笑他,不只是當催生嬰兒的催生婆,也是擔任研究中心的催生婆。在過去十餘年之中,謝教授忙於跨科技整合,穿梭於醫學院與校總區之間,經他催生產生的中心除了發育生物學與再生醫學研究中心之外,還有神經生物與認知科學研究中心、系統生物學研究中心、生命倫理中心等校級研究單位,成為臺大五年五百億計畫的主力。這些研究中心的成立是基於謝教授對於知識無疆界的理念。大家或許也有同感,但平時都忙於工作,無暇推動。謝教授對生物醫學有深刻瞭解,對其未來走向也有直觀的體會,乃義不容辭,幫忙搭建了好幾個科技交流的平台。這整合也是世界發展的趨勢。相信經由這些研究中心的成立及推動,臺灣大學邁向頂尖大學的期許將更有所成就。

除了科學以外,謝教授也忙於鼓勵學生對文學藝術方面的認知和欣賞力,謝教授本人才華洋溢,擅長音樂、攝影、繪畫,文學創作等等。他出有「楓洲紀行」畫冊,臺大校景月曆,以素描淡彩,勾畫出有哲理有詩意的情景。他鼓勵學生以顯微鏡下常人難以看到的美麗景色為題材,舉辦科學攝影展,促進社會與大學的溝通。他也鼓勵學生對人文方面的認識。他與臺大戲劇系合作,推出2部戲劇:「永遠的達爾文」和「哥本哈根」舞台劇,並配合臺大杜鵑花節舉行了這些活動。

謝教授對學生有殷殷期待。在他「寫給醫學生的20封信」「上醫醫國」書中,對臺大醫學生苦口婆心,鼓勵他們成為醫師而非醫匠。進一步他也寫信給全臺大的學生,這些文章編輯為「臺大真好玩」一書,並由校方轉贈臺大新鮮人。他鼓勵年輕學子,知識如海洋,要培育通識教育的高度和廣度。他鼓勵他們終身學習而不要過份汲汲短視功利。他的書本,文筆優美,圖文並茂,時有精闢見解,閒來伴以咖啡一杯,讀之是為享受。相信也會有很多學生為其感動。若能以他的書本作為良伴,相信在人生旅途上能活得更為豐盛。

謝教授這本「腦與演化學習」是他這一系列創造性活動的又一傑作。他請我寫序,我深感榮幸。此書的一半內容中是介紹新知,包括人類大腦的演化,以及對達爾文深入淺出的介紹等。經由他的生花妙筆,讀者可以拓展知識的空間和培養心靈的感受力。另外一半內容則是他的感言和評論。謝教授對臺灣的教育和研究環境有很深的體驗,也擔任過國科會生物處的學門召集人,他特立獨行,言者諄諄,有時難免得罪人,但是大家回想起來,總必須承認在過去十年中,臺大是不是因為謝教授的存在而更為豐富。

謝教授年底退休,並將準備舉行回顧展,他以「迎接生命的一雙手」為主題,將其在醫療、教育、研究、藝術方面的精采工作,做一番回顧。我們希望謝教授,只是從其婦產科醫療崗位上的退休,事實上他將會有更多的時間貢獻給臺灣的社會。我們希望他將不只是臺大的文藝復興人,而是臺灣整個社會的文藝復興人。我們也希望臺灣社會中會有更多具有文藝復興的氣質胸懷的人,在不同各種的崗位上推動,也許,我們真的能掀起臺灣的文藝復興潮。

                                                

中央研究院院士

南加大教授

鍾正明

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