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腦,演化與學習_[序1]-退而不休的文藝復興人 (成大湯明哲教授)
by 陳怡蓁, 2012-08-30 11:16, Views(1436)

退而不休的文藝復興人

 

 

決定寫一篇不一樣的序,給一位不一樣的教授,做為迎接他退休前出書的獻禮。

我說他很不一樣,因為他的腦子和許多醫學院的教授不同。根據我的體認,醫學院的臨床老師,大部份的時間皆在醫療服務,即使重視學術研究與臨床教育也只是在臨床醫學科學或教育領域下功夫。很少人像他如此寬闊自在,一方面能跨通識與專業,一方面又悠遊人文與藝術。

最重要的是,這樣的一個人,從不敝帚自珍,他樂於把自己的人生智慧發揮出來,寫了好多本書,提攜了許多年輕學者。他的文章,有時直指時弊,的確惹火了很多人,包括學術行政當局及在位者,但是他的苦口婆心,是不容置疑的。認識謝豐舟的大名是很早的事,我是他弟弟的高中及大學同學,對他的名字早有所聞,至於正式接觸則是在十年前發育生物學的國內學術研討會,看到一位經常足登運動鞋的婦產科教授,說起話來頗有見地,權威中帶有幾分謙沖。

當時我們都是發育生物學的學習者,沒想到他像吃了仙丹,發揮學無止盡的功力。之後幾年,他從遺傳學、基因體學、演化學,逐步拓展到神經科學、認知科學、視覺藝術,甚至還涉足劇場藝術。我們常常從科技報導讀到他精彩的文章,加上參加研討會,或者成大醫學院邀請他來演講得到的印象逐漸了解他之耿直與寬闊,令我印象深刻。我個人服膺牛津、劍橋大學的那種博雅教育之學院制度,認為真正能夠啟發學生的教育是陳之藩筆下的師生相互對談,所謂噴煙制度的方式。因此對謝教授這種大儒型的人物特別欣賞。

二ΟΟ七年我受賴明詔校長之邀,擔任成大教務長一職,常常思考如何延攬大師級的人物到成功大學。四年中來過成功大學的諾貝爾大師將近十位,我也有幸為成大邀請到龍應台、朱經武、鄭崇華及林蒼生,這些各行各業的菁英人士回來,並建立「大師傳承」之制度,將學生送到這些傑出校友的公司及工作單位與實習。

三年前,我發現臺大出了一本書,書名叫「臺大真好玩」,是謝教授寫給大學生的電子信,我讀了非常喜歡,請教務處呂秘書訂了五十冊,準備送給老師做教學的參考。沒想到買回來之後,有人提醒我送給老師之前要深思熟慮,免得招來「長他人志氣」之批評,我後來只好忍了下來。這件事後來我差點都忘了,在我卸下教務長之重任後,秘書提醒我有一批書籍,才故做大方地送給一些有所期許的學生,最近有機會把這本書再翻了一次,覺得真的好看!現在謝教授又將他的近作結集,書名叫「腦,演化與學習」,真是不一樣的頭腦,內容也符合他ㄧ貫的風格充滿令人驚嘆的學習。

最近藉著主持教育部科技與人文整合計畫(主持人是台大陳竹亭教授)之南方論壇的機會,邀請謝教授來和我們分享他在臺大如何整合科學與人文教學的經驗,並請他擔任本校通識領袖論壇的講員。本校通識教育的目標,誠如王偉勇主任所揭櫫的目標,乃欲達到「宏通器識」的高度。謝教授臺大開課通識多年,這次有機會能請到他來成大演講,的確是學生的福氣。以理工見長的成功大學,過去幾年,在賴校長的領導之下,教務處與藝術中心蕭瓊瑞主任多人的努力,大力鋪陳藝文活動的隱藏性課程,使得成大的藝術與人文的環境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感受。

我記得在二Ο一Ο年夏天成大學生社團領導人研習營之座談會,一位學工程的學生問我:「校園中有這麼多昂貴的藝術品,如果把這些經費節省下來讓我們做更多的研究,是不是成大才能晉身一流大學?」,我的回答是:「如果成功大學有一天不再有人問這樣的問題,她自然就是一流大學。」這位同學或許不喜歡我的答案,我心中的一流大學,就是如此。任何ㄧ所亟思一流的大學,最需要的是更多的文藝復興典範型的大師,謝教授就是我心目中的這號人物。我不知道臺大是否以他為榮,但我確信如果他退休以後選擇回到他的故鄉臺南,成大絕對會覺得非常光榮!!

這本「腦,演化與學習」,是他退休前的最後ㄧ本書,以他的創作力,我相信不會是他人生的最後ㄧ本書。

成功大學教授

湯銘哲

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