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閒話腦神經科學_從催產素、同理心到慷慨
by 陳怡蓁, 2012-08-28 16:12, Views(1205)

 

從催產素,同理心到慷慨

 

臺灣大學  謝豐舟教授

 

人有吝嗇的,也有慷慨的,狄更生(Charles Dickinson)筆下的小氣財神(Scrooge)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墨子更是說得明白:「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然而也有將自己的財產絕大部分捐給公益,如最近的美國旅館大王將他80%的財產捐出來,報紙上也不時可以看到有人自己衣食不繼,卻仍慷慨助人。

不過,仔細觀察人類的行為,人類對陌生人其實是相當慷慨的。2005年美國慈善機構接受到2,600億美元的捐贈,其中的77%1,990億)來自個人捐贈。1954年美國人平均捐贈稅後所得的1.9%給慈善團體,到2005年則增加到2.2%(每人捐贈656美元)。2005年,這些捐獻的三分之一是給予宗教團體,19%給予醫療服務,15%給予教育機構。

除了金錢之外,人們也奉獻他們的時間,2005年就有6,500萬美國人志願協助慈善工作。96%的志工說他們的動機之一是「對他人感到同情憐憫」(feeling comparison toward other people在臺灣,參與志工工作的人也日益增加,像慈濟這樣的宗教團體也吸收到龐大的捐款。以臺大醫院為例,目前有800位志工參與各種服務工作,以筆者工作的乳房超音波檢查室而言,就有11位志工參與,每個上、下午各有一到兩位志工參與叫號,提供病患說明與諮詢的工作。坦白說,若無這些熱心志工的參與,在醫院盲目擴張、人力外流的窘境下,我們的日常作業必然癱瘓。

 

利他、慷慨、同理心

到底人類這種慷慨(generosity)和利他(altruism)行為的生理基礎為何,迄今未明。從演化的觀點上,有幾個可能的機轉包括:親族選擇(kin selection)、直接或間接回饋(direct and indirect reciprocity)、群體或多層次選擇(group or mutilevel selection)以及強力回饋(strong reciprocity)。親族選擇並不能解釋全部的利他給予(altruistic giving),因為其中相當的部分是給予非親族成員。以美國為例,1.3%的家庭收入是贈予非親族,而一年中平均有20.3日的時間用來幫助非親族(相當於用於宗教團體的時間)。回饋(reciprocity)也是如此,因為大部分的志願服務是針對非特定個體,所以無從得到直接的回饋;間接性回饋有賴於名譽(reputation)的建立,這就無法解釋匿名捐贈的行為。群體選擇一般要能排別特除特定個人,但捐贈給公益團體(例如紅十字會)則顯然無法排除特定對象。至於強力回饋是積極鼓勵合作者而強力懲罰不合作者,則無法解釋資源稀少情況下的利他給予。 至少以上各種機制,根本無法解釋最常見的單次匿名(anonymous one-short)的利他給予。

這裡要先界定兩個名詞:利他以及慷慨。利他是自己付出某些代價幫助他人(helping anocher at a cost to coneself);慷慨則是大方的給予(liberality in giving)或是超過對方預期或需要的給予。因此慷慨可以說是利他的一種。舉例來說:看到一個遊民,給他50元去買個國民便當是利他,給他一千元則是利他加上慷慨。

同理心一向被認為是利他行為的基礎,這種看法源自Thomas Aquinas David Hume以及Adam Smith。同理心反應在腦中會引起一個網絡的反應,其中包括了處理情緒、社會資訊、運動前區(premotor regions)以及疼痛路徑(pain pathway),顯示同理心有其演化基礎。人腦的研究顯示「慈善性給予」(charitable giving)會激發腦中與報償(reward)有關的區域,以及與社會行為與情緒有關的區域。同理心與慈善給予所激發的相符腦區,是位於處理情緒刺激(emotional stimuli)的皮質下區(subcortical area)。

 

催產素影響利他行為

為了區分利他與慷慨,最近Zak等人藉由改變理論上已知與同理心有關的神經調節劑(neuromodulator)—催產素(oxytocin, OT)來觀察其影響。許多動物研究文獻已經顯示:催產素會促進對子女的親近(attachment to offspring),對於單一配偶哺乳類(monogamous mammals),一同居住的性伴侶(cohabitaing-sexial partner)以及同性固定伙伴(same-sex cospecifics)亦然。近來對人類的研究更顯示催產素會增近陌生人之間暫時性的親近(attachment between stangers),以及增近信任及反饋。Zak等人希望測試催 產素是否與對於陌生人的慷慨行為有關。他們利用兩種測試工作,包括終極遊戲(Ultimutum game, UG)以及支配遊戲(dictator game, DG)。

在任意選擇的兩人配對中,一人為決策者1 decision-maker 1, DM1)另一人為決策者2decision maker 2, DM2)。在終極遊戲(UG),給予DM1 十元,由他任意決定給予DM2此十元中的某些錢,DM2若接受DM1所提供的數額,則兩人各取其份;若DM2拒絕接受,則兩人分文未得。此一設計,讓DM1必須考慮自己提供的數額是否能讓DM2接受,而DM2可以不接受DM1的給予,但自己也要付出代價,分文未得。此一研究將慷慨定義為:DM1提供的數額超過DM2可以接受的平均數額。

支配遊戲(DG)則是DM1可以提供十元中的任意數量給DM2DM2不得拒絕;也就是DM1可以不考量DM2的是否接受。一般的看法是:DG代表利他(altruism)行為的高低,此研究將UGDG一起完成實施,就是希望能區分利他行為與慷慨。此一研究中所有的配對都是隨機並且匿名,不允許欺騙,而且没有溝通機會。參與者在雙盲情況下接受經鼻腔給予的催產素40IU或安慰劑(placebo)

實驗結果顯示:在UG中,DM1給予DM2的金額,接受催產素組比安慰劑組增加了21%4.86±1.06 vs 4.03±1.29, p=0.005, N=68),其中只有二人給予金額為符合納許平衡式(Nash Equilibrium)的一元,且均在安慰劑組。DM2可以接受的最低金額不受催產素影響(3.03±1.69 vs 2.91±1.74, p=0.78)。催產素組與安慰劑組合起來,DM2可以接受的最低金額為2.97元。以此為基準,催產素組的慷慨度比安慰劑組增加80%1.87±1.06 vs 1.06±1.29, p=0.005)。在催產素組,DM1的所得比組安慰劑低5.2%4.91±1.27 vs 5.18±1.91, p=0.03)顯示:在UG裡,慷慨是要付出代價的(Generocity cornes with a cost)。DG是不必考慮別人觀感之利他的測量方法。

此實驗顯示:在DG中,催產素對DM1提供之金額並無影響(3.77±2.21 vs 3.58±2.15, p=0.51),DM1提供的金額在DGUG少。即使考慮參加者在DG中的利他表現,在UG中,催產素對慷慨的影響依然顯著。

 

催產素與同理心,慷慨—孕婦最了!

在人腦中催產素接受器之分布以有關於情緒與社會行為的區域較為密集,例如杏仁核(amygdala)、下視丘( hypothalamus)以及扣帶回前區(anterior cingulate)。這個現象也可以支持情緒與慷慨之關聯。催產素在哺乳類會增進許多正向的社會行為。催產素似乎會選擇性地影響對別人負面感受到了解,因此在UG中,DM1會考慮DM2對過低金額的負面感受,從而會傾向給DM2較多的金額,希望減少DM2的負面感受,這其實就是同理心(empathy)。然而在DG中,DM1不必考慮DM2的感受,因為DM2無法拒絕,因此催產素對決策的影響也就減輕許多了。

Batson根據大量實驗資料,提出同理心利他假說(empathy- altruism hyporthesis),認為對他人的同理心會引發伸出援手的意念。從前述研究,也許可以延伸到所謂同理心慷慨假說(emparty-generosity hypothesis)。當人處於UG的情境中,DM1被迫需要考慮別人的觀感,而且有著受到懲罰而兩敗俱傷的風險,因而UG給予的金額會比DG多,也就是比較慷慨。該研究發現,有無給予催產素在其中有關鍵性的影響。從催產素與同理心的關聯,可以推論催產素與慷慨有關。本研究雖然是以藥物給予的方式,增加受試者的催產素其實也可以藉由非藥物的方式例如接觸、安全的環境,以及接受到別人對你發出信賴的訊息,而增高體內的催產素,從而提高對別人的同理心,以及希望對別人慷慨念頭也會增加。研究也顯示:缺乏催產素接受器的小鼠會有社會失憶(social amnesia)的現象。因此我們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情境,有可能也會使催產素升高,讓我們變得慷慨,即使對方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筆者以身為婦產科醫生的觀點來看,催產素與同理心、慷慨的關連似乎是再恰當不過了。孕婦生產時要經歷最劇烈的疼痛(產痛是所有疼痛中的最高級),還要經歷出血、感染等等生命的危險而產下另外一個生命個體(也可說是一個別人)。其後還要負起哺乳、養育的責任,這可以說是極度慷慨的行為,而發動生產的媒介就是催產素,甚至哺乳也與催產素有關。如此看來,催產素在慷慨的角色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從催產素與慷慨的連結來看,讓形而上的行為科學、心理學與有形的生物學又拉近了一步。

 

 

取材文獻

Zak PJ et al: Oxytocin increases Generosity in Humans. PLOS ONE 2007; 2(11):e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