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閒話腦神經科學_從麻省理工學進軍神經科學看臺灣大學的神經科發展
by 陳怡蓁, 2012-08-23 21:23, Views(908)

從麻省理工學院進軍神經科學

看臺灣大學的神經科學發展

 

臺灣大學教授  謝豐舟

 

2004826,以工程與物理著名於世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宣布聘請一位神經科學家Susan Hockfield女士擔任第16任校長。自創校以來,MIT 歷任15位校長若非工程師就是物理學家,而且清一色是男性。這次起用Susan Hockfield女士擔任校長,不僅有意洗刷該校過去壓抑女性科學研究者的陰影,更宣示一向以工程與物理自傲的MIT,將揮軍生物學領域,尤其是神經科學。事實上,該校的研究經費也一反過去以來自國防部為首的現象,轉變成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為最大宗的研究資金來源。

令人好奇的是,MIT為何以這麼大的動作跳入神經科學的領域呢說來話長。

啟動大規模腦研究的時機已成熟

1993年,當時的校長Charles M. Vest接到某一大型慈善基金會的探詢。此基金會即將要結束它目前的援助計畫,因此開始尋找下一個贊助對象。基金會給Vest的問題是「若在經費無虞的情況下,MIT最希望做什麼?」Vest校長召集校內各領域的領導者共同思考此一問題。經過多次討論之後,大家一致而熱切的答案是神經科學。後來,該基金會並未對MIT提供贊助,但如何發展神經科學的議題卻開始成為討論的焦點。

不久MIT 大腦與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的教師開始要求參與核心教學內容。科學院院長Bob Birgeneau也將大腦研究視為將來科學發展的關鍵。許多生物學者將神經生物學(neurobiology)視為生命科學下一個開花結果的領域。該校諾貝爾獎得主Susumu Tonegawa教授,更將他的研究重點從免疫學轉移到學習與記憶的研究。

漸漸地,MIT校園裡產生了一個共識啟動大規模腦研究的時機已經成熟,而MIT就是它的搖籃。促使此一時機成熟的因素包括了:

生物學的發展提供了研究神經細胞(neuron)的新方法。

新儀器的快速進展,抱括陣列(microarrary)、電探針(electric probes)及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es, fMRI

三、遺傳資訊(genetic information)的累積

 

整合跨科際專業及資源

MIT原來在語言學及科學的強大實力非常有助於神經科學的發展。MIT的數學家、物理學家及電腦科學家對分析龐大而複雜的體系本來就有豐富的經驗,最適合用來探討人類大腦這個超級複雜的研究對象。MIT的工程師更有能力建造新的儀器從事腦的探索。

經過仔細的規劃,啟動神經科學的第一步就是把原本在文學院(liberal art)的大腦與認知科學系(the Department of Brain and Cognitive Science)轉歸科學院(the School of Science)。此一學系被賦予的任務就是將心智(mind)的研究連結到大腦的研究;把分子生物學系統學、電腦科學、認知科學一直到心理學緊密地結合起來。

所謂「自助者,天助之」MIT對神經科學的新嘗試吸引了麥高文(McGovern)基金會的注意。在仔細策劃安排之後,該基金會決定在MIT成立麥高文大腦研究院(McGovern Institute for Brain Research),並由諾貝爾獎得主Phil Sharp擔任首任主管Phil Sharp不僅帶來科學聲望,他卓越的智慧與經驗更為MIT開創科學研究的新契機。

Fairclild基金會所贊助下,Tonegawa也開創了學習記憶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Learning and Memory)。由於各界對大腦研究的重要性愈形了解,更多的慈善家相繼對MIT的神經科學研究投下大筆的贊助。

在經歷了十年的蘊釀及準備,2004MIT起用了Susan  Hockfield女士這位卓越的神經科學家擔任校長,顯示MIT要在神經科學方面大展身手經由大腦研究改善人類的溝通與學習,並對許多嚴重的神經疾病提供解決的曙光。

  Vert校長說:「一個大學的進展要靠仔細的規劃與策略,也要依靠神來之筆和良機的掌握。」(Universities advance sometimes by careful planning and strategy, and probably more often, by serendipity and a knock for recognizing opportunities. Sometimes it takes both.)

 

臺大神經科學研究群的成立與重任

臺灣大學研究神經科學的老師甚眾,從基礎到臨床均人才濟濟,但缺乏整合規劃,以致無法呈現整體的戰力,造成臺大被榮陽團隊壓著打的局面有鑑於此,本校從事神經學、神經外科學、神經生物學、神經放射線學、神經藥物學、神經遺傳學、神經發展學、資訊學、心理學、精神病學、認知科學等等相關研究的同仁,組成「臺灣大學神經科學研究群 (NTU Neuroscience Study Group) 」,以期能收「群策群力」之效。

此一以臺大醫學院生命科學院理學院以及工學院同仁組成的「臺灣大學神經科學研究群」自20046月開始運作,已略具雛形。目前已有下列活動進行中:

每月一次之學術演講

620清華大學腦科學研究中心江安世教授主講Fly    neurogenomics 」。

819,臺大醫院病理科黃佩欣醫師主講:「Differentital requirement for Plexin – A3 and A4 in mediating response to distinct Class 3 Semaphorins及赴美進修心得

917,美國國立老化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 Mattson博士主講Oxidative stress, lipid metabolism and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

二、舉辦神經生物學工作營(Neurobiology Workshop

本研究群將於寒假期間在生命科學院舉辦神經生物學工作營。針對本校年輕同仁,教導神經生物學之基本技術,使神經科學研究能向下紮根。本課程由動物所嚴震東教授策劃。 

三、國外訪問

嚴震東教授及邱麗珠教授等將於10月份赴美開會,吸收最新之神經科學研究及教學經驗,以為本校發展神經科學之參考。 

四、提供小鼠及大鼠腦部核磁共振造影掃描之麻醉支援

本研究群商請麻醉科孫維仁醫師支援小鼠及大鼠腦部核磁共振造影研究所需的麻醉工作,有助於鼠類腦部造影工作及相關研究之進行。

五、發行Neuroscience Bulletin

每月發行網路版Neuroscience Bulletin以提供研究同仁意見交流及相關訊息傳播的平臺。

六、本研究群聘請楊憲宏先生擔任本研究群之專案經理人,協助研究群之運 作及尋求社會資源。

七、開設「神經科學入門課程」( 二學分) 以推廣本校師生對神經科學的認知。

目前臺灣大學在神經科學方面既無研究所,也無研究中心,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像MIT有個麥高文大腦研究院原本分子醫學研究所提出設置神經科學教學分組碩士班的申請 以打破陽明大學和慈濟大學獨擁神經科學研究所的局面可惜因得不到醫學院的支持而功虧一簣 令人扼腕嘆息 可嘆的是本校的教授卻名列陽明大學神經研究所的合聘教師行列至此同仁們只有抱著做多少算多少的心情,莊敬自強。只是,在這個21世紀的明星學門,臺大若是再處變不驚只怕又要敬陪末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