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閒話基因體科學_序三-蔡世峰
by 陳怡蓁, 2012-08-15 16:43, Views(1534)

序  三

 

蔡世峰 (國家衛生研究院分子與基因醫學研究組主任)

 

我認識謝豐舟醫師已經超過二十年,但接觸較多則是最近的事。醫師連續幾年請我在臺大醫院講授人類基因體;私下我們也關心臺灣在遺傳醫學及基因體研究的發展,經常交換意見。醫師的書中幾次提到「榮陽團隊」,一方面印証臺大(醫院、醫學院)在基因體研究的沒有作為,一方面也表達認可與鼓勵的美意。我一直參與榮陽團隊基因體研究發展,以此為榮。榮陽在基因體研究的成就雖然有限,但代表臺灣並未在國際領域上完全缺席,並且已經在本地建立基礎架構(infrastructure),包括儀器設備以及技術團隊。更重要地是榮陽團隊以開放的態度,運用DNA定序技術,協助本地科學家提昇競爭力,加速研究進展。有別於臺大自許龍頭老大,卻無法領袖群倫在基因體國際研究上佔一席之地,榮陽團隊在基因體科學領域顯然有所勝出。

 

基因體世代已經來臨

廿一世紀是基因體的世代。過去十年來科學家完成了我們(人類)自己的全部基因體序列,也掌握了近百種生物的基因體序列:包括微生物、酵母菌、線蟲、果蠅、小鼠等在演化上具有代表性的生物。除了瞭解不同物種間基因演變的歷史,我們也可以更深刻體認不同個體間基因序列的差異。拜受人類基因體計畫(The Human Genome Project)帶動遺傳學研究熱潮的影響,生物醫學蓬勃發展的榮景應該指日可期。未來,基因科技對個人與社會的衝擊將日益顯著,其中又以基因檢測的應用以及族群與基因之關係最為重要。

基因與個人健康福祉的關係已經成為文明社會的普通常識。什麼是基因? 基因是遺傳的基本單位,在化學本質上是DNA分子上具有功能的一小段。如果人類基因體是一本書,染色體是個章節,那麼基因可說是個句子。人類體細胞帶有二套染色體(生殖細胞除外),各別有23個源自父母的染色體; 而個體的生殖細胞,則帶有這二套染色體的一半,當與另外一個生殖細胞結合,又將完成一個完整的雙套染色體組合,隨著生命代代傳衍,這樣1+1=22又分為1,周而復始的循環,就是遺傳的基本道理。

 

你的基因 我的基因 大家的基因

生命的源頭,可能由簡單形式開始,經過億萬年的改變,地球上可能有成千上萬種不同生物,我們人類僅是其中一種,350 年前開始,經過 175 的繁演 (每代以20年推算) 地球上已分出許多膚色體型相異的人種,你、我、大家都是其中的一個獨特的個體,各自有不同的基因體序列(同卵雙胞胎是個例外)。雖然我們帶有共同的基因體序列,彼此之間約有千分之一的差異。研究個體間基因體的差異以及基因變異在族群的分佈,還有這些變異與生物特徵(包括得到疾病之風險)之關係,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人類基因體計畫所產出的資訊與科技讓我們有效地瞭解你我(個體)的基因,以及大家(族群)的基因。如何使基因科技造福社會,保護個人,則有待大家一起學習,共同思考。

 

有感情、有思想、有辦法

謝醫師的書讓我再次有機會了解他對基因體科學的熱心支持與對醫學教育的認真態度; 他的新作中各有近一半的篇幅在這兩個題材中發揮。透過閱讀、觀察、與思考的途徑,他就基礎生物學(基因、遺傳、發育)及臨床醫學(教育、醫療)提出精闢的見解,並且以詼諧的筆法點出現實制度中的荒謬與缺失。從私下談話與書中論述中,我可以看出醫師對臺大的深厚感情與熱切期盼為此,他才會有多次「愛之深,責之切」的忠實批判。然而,單僅「恨鐵不成鋼」是無濟於事的,謝醫師更嘗試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一方面從NatureScience等期刊中嘹解學術發展的「新潮流」,另一方面則在臺大鼓吹Genetics, Developmental Biology以及Neurobiology,並且推動基因體科技對於癌症(乳癌、大腸癌)及遺傳性疾病之分子診斷。此次,醫師集結數十篇論述,整輯成冊,再加上對於醫學教育的看法,有效地呈現他的精闢見解。拜讀謝醫師的大作,本人認為他是位「有感情」、「有思想」,「有辦法」 的知識份子,同時我也非常贊成他「從基本做起、從實務著手」的策略。我以臺大競爭者的身份在一段距離外觀察分析並且相互呼應,除了期待臺灣能在基因體科學的領域裏,透過競爭與合作,超越表面裝飾性的作法,真正有所建樹外,也希望這本書能激發臺大人「追求卓越」的「企圖心」,在生物醫學領域中展現領導者的風範。臺灣能持續進步,臺大能以學術研究向世界展現實力是我們共同的願望。你我雖然有不同的背景,但應該珍惜彼此相聯的緣分,牟取大家共同的「福氣」這樣的看法,不僅在基因體的世界講的通,更適用於現今的社會。讓我們從認識基因體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