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遺傳.優生.新科技-13.生男?育女?
by 陳怡蓁, 2012-08-14 14:14, Views(665)

十三、生男?育女?

  千百來人類對於腹中胎兒性別總是充滿了好奇。種種揣測的方法不一而足。台灣常聽到的有「媽媽的肚子尖尖的就是男嬰,肚子扁扁的則是女嬰;懷孕後媽媽變醜的就是會生男而媽媽變得漂亮則會生女。」

  更有所謂利用清宮秘方,以媽媽的年齡及受孕月份加以推算;但無論那種方法總經不起考驗。即以所謂清宮秘方;彰化基督教醫院婦產科曾以九百名孕婦加以驗證,結果證實其準確性不到百分之五十。換句話說,和我們閉著眼睛隨便猜一百次的準確率差不多。

圖1-上帝啊!求你給我一個兒子呀!

  所以,隔著一層不算厚的肚皮和子宮壁,幾千年來可以說人類還是無法準確地事先探知胎兒的性別。然而,自十餘年前筆者首先報告以超音波檢查胎兒會陰部可以相當準確地確定胎兒性別之後,隨著超音波的廣泛使用,胎兒性別的預測似乎是極輕易平常的事了。

  一般而言,以超音波檢查胎兒性別在懷孕五個月以後較為準確。這種預測胎兒性別的能力,除了少數遺傳診斷上的特例及滿足好奇心之外,在臨床上可說沒什麼助益。反而是當提早知道不是自己所要的性別時,可能提早帶來懊惱,可嘆的是,少數醫生竟以這個做為攬病人的號召,甚至還有開出保證書,若性別預測不對,則生產免費,而竟然也有許多孕婦超之若驚。

  臨床上極有價值的超波掃描竟如此誤用。真令人慨嘆!

  預知性別之外,想要從心所欲地得到自己所要的男孩或女孩,更是人類夢寐以求的。

  曾有一項調查:當你只生二個孩子時,你要什麼性別?絕大多數人的回答是一男一女。當然男孩子活潑,女孩子可愛,一兒一女是絕大多數人的期望。不過,在古老的傳統之下,一個男孩子似乎更是絕對必要的。於是,我們可以看到連生五女仍不肯罷休,連生七女至四十九歲再生到一個蒙古症男孩的悲劇。

  筆者有一天看到一篇討論性別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話令筆者深為感觸:「在許多社會,生了一個男孩,等於有了社會保險。」這句話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許多人拼老命也非生個男孩不可。在我們的社會規範中,當你年老生命時至少兒子有義務(也許他不願意)照顧你,但嫁出去的女兒則好像沒這個義務(當然,實際上大多數女兒反而照顧得多)。假若這個真是我們社會非得生個男孩的根本原因的話,希望隨著近年對社會福利逐漸的重視可以援和婦女們在這方面承受的沈重壓力。

  當然,要生個男孩也不困難,一個不是,再來第二個,再接再厲總有一天等到你。問題是,今天工業社會的小家庭生得起也養不起,筆者衷心的希望每個家庭都是一男一女,生得少但教養關照得好。人人都有男孩子可以傳續香火,也有女孩承歡膝前,社會也不至於人口爆炸,資源短缺。

  但以單純的統計學來看,若僅生二個子女,則一男一女的可達百分之五十,連生二男的佔四分之一,連生二女的也佔四分之一,兩個男孩似乎大家還可接受,到此為止;但二女則大部分的人恐怕還得再接再厲。於是乎,希望能夠控制胎兒性別的努力也應運而生,更因為大家不能像從前一樣,埋頭猛生,以致這方面的需求可說是「於今為例」。

  這方面的嘗試其實幾乎和人類歷史一樣的久遠,醫學之父西波克拉底認為婦女有二個子宮,右邊的負責生男孩,左邊的負責生女孩。行房之後,右側躺則會生男孩;也有人相信男人左邊的睪丸管生男孩,右邊的睪丸管生女孩,而把左邊的睪丸切除以求多生男孩的種種說法,不一而足。

圖2

  近年來比較時行的則有「控制陰道內的酸鹼值」(以小蘇打沖洗陰道使之呈弱鹼性則較易生男)。

  「食物控制法」(父親多吃肉、魚、蛋等酸性食物;母親多吃菜、牛奶、鈣片等鹼性食物則有利生男)。

  「調整受孕時間」(愈近排卵期受孕愈會生男)。

  「作愛姿勢」(穿入愈深,愈易生男)。

  但無疑地,這些都沒有很好的研究證實其功效;但是因為實行起來也沒什麼壞處,對有心人,也不妨試試,但其效果則不得而知了!

  許多人都知道精子有X精子與Y精子與卵子結合則生女孩,Y精子捷足先登則生男孩。若能把X精子與Y精子確實分開,則不就隨心所欲了嗎?

  當然這是很有道理的想法,但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因為X精子與Y精子各方面的性質都很相近,要不傷及精子而又能有效分開XY,實在相當不易。不過Y精子確實比X精子跑得稍快一些。

  利用這個性質,有人就以種種不同濃度的人類白蛋白,放在試管中,讓精子順序地游過;這就好像障礙賽跑一般,因為Y精子比X精子跑得稍快一些,結果經過幾次障礙賽跑之後,在終點線的大部分是Y精子,用這部分的精子來行人工受孕,大概可以達到百分之八十的得男率。百分之八十似乎是不壞了。只不過經過層層障礙之後,剩下的精子數目就少得多了。

  當然以之行人工受孕的受孕率也大大降低,所以往往要做好幾次才能受孕,其中所花費的精神及金錢,也相當可觀。不過,有心人似乎仍是值得一試的途徑。同樣地,對精子品質不好而不易受孕的人,也可以採用此法篩選精子,再做人工受孕,而精子數量太少的,則可以利用精子銀行的冷凍設備予以儲存,收集幾次後再加以濃縮來受孕。

  這些精子的處置方法,是近幾年來生殖科學的一大進步。畢竟有百分之四十的不孕症是歸因於男性方面的因素。像從前,遇到不孕症只在太太身上追根究底,而先生消遙法外的情況是不對的。

  遺傳診斷技術的進步,也使早期胎兒性別的鑑定愈發可能。由羊膜穿刺可以得到胎兒的染色體圖,當然是XX的女生或XY的男生也難逃法眼。過去羊膜穿刺剛出現的時候,就有人擔心會不會被用來做性別選擇。

  幸好,羊膜穿刺到四個月才可實行,知道結果時已經五個月,此時要做人工流產已較麻煩,而且羊膜穿刺及細胞培養過去只限於醫學中心,他們根本無暇去做遺傳病診斷以外的事。所以羊膜穿刺用於性別選擇,雖有可能,但由於實務上的限制,還是使之窒礙難行。

圖3-正常男性的染色體有XY染色體

  然而日新月異的科技卻使得遺傳診斷的時機由四個月才能做的羊膜穿刺推進到二個月就可施行的絨毛膜採樣。這是在懷孕約九~十一週時,以細細的塑膠導管在超音波導引下伸入子宮腔,吸取少量胎盤組織加以分析。

圖4-羊膜穿刺並不可怕!

  由於胎盤組織與胎兒源自同一受精卵,他們當然具有相同的遺傳性質,所以分析胎盤組織也就可以了解胎兒的遺傳特質。這種方法快則一天以內,慢則二星期就可以知道胎兒的染色體。

  這樣可以免除當事者要等到五個月才知道胎兒是否正常的焦急等待,萬一胎兒有遺傳疾病也可以使用普通人工流產方式來中止懷孕。

  無疑地,這是遺傳診斷的一大進步;不過,若以此法用於鑑定胎兒性別,則幾乎可以保證百分之百得到所希望的性別。到底,我們該不該用它來選擇所期望的性別呢?人類該不該使用這些自己創造出來的技術來控制人類的性別?

  長久來看,這樣是否會在人類的社會、種族及文化上留下什麼後果呢?

  到目前為止,我們用種種的避孕方法來「選擇」下一代來臨的時機,我們用「人工流產」來選擇「要」與「不要」的懷孕,我們用「遺傳診斷」來「選擇」正常與不正常的下一代,順著這樣的邏輯推下來,性別是否也是一種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