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臺大真好玩_[信13]籠裡籠外—臺灣解嚴20週年
by 陳怡蓁, 2012-09-17 18:00, Views(690)

給臺大學生的電子信13

籠裡籠外

臺灣解嚴20週年

 

家裡養了兩隻玄鳳,這是原產於澳洲的小鸚哥,身長約10公分,渾身雪白的羽毛,有著帥氣的黃色冠毛,更有耀眼的腮紅。它是一種songbird,當然有悅耳的歌喉,也會模仿外界的聲音。電話鈴聲、垃圾車音樂或是主人的叫喚聲都會讓它跟著吟唱。

 

老小大不同

兩雙玄鳳,一老一小,老的叫鳥哥,小的叫“Gibi”。鳥哥是10年前從鳥店買來的,由於一出生就生活在鳥籠中,因此1公尺高的鳥籠就是它的世界,要不站在鳥籠中的橫桿上,偶而做做展翅的動作,要不就是在鳥籠壁上爬上爬下。即使把鳥籠門打開,牠也絕對不會出來,要是你想把牠弄出來,讓牠自由一下,牠就左躲右閃,死也不肯。

“Gibi”的經歷可就完全不同了,孵化後就不放在籠子裡。朋友送我們的時候約一個月大,軟趴趴地躺在紙盒中,經過細心的餵養,不過3個月就變成一隻漂亮標緻的小鸚哥,天天在家裡飛上飛下。牠最喜歡停在人家的肩膀上,跟著人到處亂晃,看到人家打電腦,或是洗菜,一定要湊上一腳。晚上非得要把牠送到鳥籠中,蓋上黑布,牠才肯休息Gibi是隻公鳥,因此牠的鳴唱聲分外悅耳,家中多了Gibi,大人小孩似乎都多了幾分歡樂。

Gibi常常停到鳥哥的籠子上,爬上爬下,與鳥哥面面相覷。牠可能心中疑惑鳥哥為什麼老是呆在籠中,不像牠到處亂飛?

2007715是臺灣解除戒嚴20周年。對臺灣人而言,鳥哥就像解嚴之前的臺灣人,是籠中鳥;Gibi則像解嚴後的新生代,自由自在,只要我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儘管一個在籠子裡,一個在籠子外,鳥哥和Gibi一樣的是吃吃殼粒,喝喝水,清清羽毛,唱唱歌過日子,籠裡籠外似
乎也沒什麼差別。只是Gibi是死也不肯進入鳥籠,而鳥哥則是死也不肯離開籠子。

 

          

  

戒嚴就是軍事統治(martial law),人民的各項基本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宗教自由、集合結社自由……都受到嚴格的管制,就像鳥哥一般地活在籠子裡。解嚴(Lift of martial law)之後,臺灣人終於像Gibi一樣可以自由飛翔。

 

回首鳥籠生活

同學們,你們是Gibi這一代,生來就是自由自在,對籠子裡的生活也許略有所聞,但恐怕對於鳥籠中的生活還是不太容易想像吧!且讓我告訴你們一些自己的小見聞:

有一年,有位同學被當局帶去偵訊。這位同學再出現已經是1年後的事了,也就是他因為這件事學業慢了整整1年。這位同學必須賺取自己的生活費才能過日子,由於他外文根底很好,因此常常幫人就翻譯外文的商業文書及信件賺取生活費。當年所有信件都經過檢查,有件他翻譯的信件被認為政治有關,連帶地連翻譯信件的他也被捲入。後來雖然證明他只是純翻譯而獲釋,但如此一折騰,他的學業就不得不中斷1年。

臺大醫科有本青杏雜誌,是醫科傳統的學生刊物,我六年級時擔任社長。當年所有稿件,都必須拿到訓導分處找一位先生審稿,他認可之後才可以刊登,若未經許可就刊登,事情就大條了。我擔任這個社長,家人也蠻替我擔心的,因為假若某篇文章有問題,白紙黑字,我這個社長一定脫不了關係。

學生活動中心有臺油印機也在嚴格看管之下。在那個年代,油印機是印刷廠以外大量印刷唯一的工具。為了防止不當言論的散布,油印機可是不能亂碰的東西。

代工翻譯信件出事、稿件要先審查,油印機碰不得,對今天的年輕人簡直是天方夜譚,就像Gibi沒辦法想像鳥哥在籠子裡的生活一般。1983年有位我在美國進修時同一實驗室的年輕人來臺灣找我,離臺之前他跟我說:來臺灣之後,我才發現很多自己在美國一向take for granted的東西,原來在臺灣是沒有的。

 

自由是要代價的

同學們,你雖然身處自由,但從不會覺得自由就在你身邊,但當自由離你而去,你才知道它的可貴。

自由像空氣,平常你絕不會感覺空氣的存在與重要,只有在窒息的時候,你才會發現空氣的可貴。

有人像鳥哥一樣,在籠中呆久了,跟你說:在籠子裡不是一樣過日子嗎?

自由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自由是需要爭取的,自由是自由是需要捍衛的,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

同學們,你們很幸運地生來就是自由人,希望你們以及世世代代的臺灣人,永遠不會再過那籠中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