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臺大真好玩_[序三]-從生物學的視角,開啟人文(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弱水)
by 陳怡蓁, 2012-09-17 11:01, Views(798)

[序三]

 

從生物學的視角,開啟人文

 

謝豐舟教授要把他寫給臺灣大學同學的電子信結集出版,找我為書寫序。接到邀請時,我非常驚訝。我跟謝教授素無淵源,一年多前來臺大專任後,跟他通過幾封電子郵件,巧遇過兩次,才因此對他的熱心與博學略有所知。儘管被邀寫序全屬意外,我仍然覺得難以辭謝。謝教授既是臨床醫師,也是生命科學的研究者,他出於對教育和文化的關心,寫出這些深具人文意涵的文章,站在人文學者的立場,不能不有所感。利用這篇序文,對本書涉及的若干課題抒發個人看法,兼與謝教授對話,也許是酬答其雅意的恰當方式。

謝教授這本書有個特色,就是有不少地方從生物學的視角討論人之所以為人的問題,這大概可以算是三句不離本行。謝教授的觀點啟發了我從對反的角度來介紹人文社會學科性質的想法。人當然是生物,這個生物性有時會尖銳地突顯於我們的意識,譬如在有病痛的時候。不過,人雖明明是生物,為什麼這種感覺卻經常相當模糊?原因在於我們是一種特殊的動物。我們為自己創造了獨特的環境,我們織衣穿衣,建造房屋,其中甚至有冷暖氣,不可須臾離開我們的創造物,已經喪失了很多生物的本能。我們創建的環境,不但大幅掩蓋了人類的生物性,而且已威脅到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體系。

人類經驗中那些掩蓋或淡化生物性的東西,訧是所謂的社會和文化,人文社會學科企圖了解人類存在樣態中的這些關鍵面相。人文社會學門在臺灣長久不受重視,我1981年到美國耶魯大學留學,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我之所學從邊緣的位置移轉到了中心,我不再需要解釋我為什麼唸歷史。事隔二十多年,臺灣的人文氣氛成長有限,在這種情況下,謝教授的大作多方探討自然與人文的關係,是很有意義的。

本書探討的另一個議題也值得省思,這就是「研究誠信」,research integrity。“Integrity”一般譯為「誠信」,個人感覺,「誠正」說不定更恰當。誠如謝教授所指出,integrity的涵義龐雜而不清楚。我剛好對這個概念做過一些考慮,在此提出供謝教授與讀者參考。Integrity不但在中文沒有準確對應的詞語,在英文中也是個特殊的字。作為一個價值判斷的概念,integrity既可以指人,又可指事物。一個人如果行事正直,始終一貫,我們說他有integrity;一棟建築物外觀完整,沒有違建和突出物,我們也可說它維持了integrity;自然環境未受破壞,則是環境的integrity。從“integrity”這個兼指人事的罕見性質,我們可以推斷integrity被用以指稱研究倫理的理由。根本上來說,research intefrity並不是針對研究者個人的道德要求,它是為了增加研究的可靠程度—研究的integrity—而提出的。我傾向把integrity譯作「誠正」,是因為「正」這個字的客觀意謂似乎稍強一些:以正道做研究,才可能有正確的結果。其實,目前大學面臨的更大的integrity問題是學生課業中的抄襲(plagiarism)。「抄襲」不但是道德上的瑕疵,而且嚴重妨礙教育的功能。這是個世界性的問題,國外已有組織性的努力力求改善,譬如訂定「抄襲」的正式定義與處理法規,推廣反抄襲教育,成立專業團隊協助檢查可疑報告。臺灣也應該開始重視了!

我還想提醒大家留意書中介紹Wikipedia(維基百科)的文章。謝教授把Wikipedia稱作獲取核心知識內容的利器,鼓勵同學利用。我非常同意這個看法。個人覺得,Wikipedia不但是方便而重要的參考工具,而且是值得重視的文化事業。我在網路上找尋資料,除了英文版的Wikipedia,也常使用日文版。日文版也很好,詞條大多詳實而有系統,而且更新非常快。相形之下,中文版就往往顯得簡陋,這對臺灣的文化發展是很不利的。除了利用Wikipedia,臺大師生也可考慮參與詞條的撰寫與修訂,這是我們能有所貢獻於社會的一條新途徑。

謝教授本書附有他自己所繪的圖畫,為文字增色。從這些圖書,我們可以看到臺大校園妍麗的姿影。但臺大並不一直都是這樣的。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校園裡停滿汽車,車身不但遮掩了美景,金屬色還往往帶來了冰冷與刺目的感覺。車不多的時候,滿地白線縱橫,也頗顯突兀。這些都是往事了!校園景象的改變,對我來說,見證了進步的可能性,希望也預示著我們的前景。

謝教授為臺大做了很多努力,本書是這些努力的一部分結晶,個人初來乍到,看完書稿,很受激勵,相信讀者也能受益。

 

 

國立臺灣大學 歷史系教授 

 陳弱水    

200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