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B型肝炎
by 陳怡蓁, 2012-08-03 18:06, Views(916)

 

從上醫醫國到通識教育

台灣大學教授  謝豐舟

                                                  上醫醫國

  1978年剛回臺大擔任教職之際,跟隨李卓然教授做子宮頸癌根除手術。當年,對子宮頸癌的手術興趣濃厚,心中期待自己早日能夠獨當一面有一天,全臺灣的子宮頸癌手術都到臺大來,一天給他開個七、八台。

  30年後的今天,相較於當年臺大一年有100-120個子宮頸癌根除手術,現在一年只有20-30個。事實上,臺灣的侵入性子宮頸癌數目年年下降,這得歸功於子宮頸抹片的普及假若,目前開發接近完成的HPV疫苗,真得有效,那麼要靠開子宮頸癌過日子,可能門都沒有。想來,年輕時,恨不得子宮頸癌手術做不完的想法,真是荒謬。

  現在有了年歲,對於疾病的看法不再是來一個,醫一個,多多益善,反而是是否能找到預防、篩檢,或是治療的方法,使一種疾病或者不再發生,或者能早期發現及時治療,或者是發病後能很有效地根治。這樣的思考,我稱之為上醫醫國

  上醫醫國,不是叫你去從政,選總統,而是讓一種疾病從台灣消失或滅到最少。在我自己三十年來的行醫歷程,總是抱著這樣的基本心態,一項一項地去做由於環境的需求與機緣,倒也完成了幾種疾病上醫醫國的工作。

 

上醫醫國之一: B型肝炎

  B型肝炎是臺灣的國病。臺灣人的帶原率高達15-20%雖然經過二、三十年的努力,迄今對B型肝炎的帶原以及活動性B型肝炎還是沒有確實有效的治療方法。事實上,解決B肝的真正關鍵在於阻斷出生時的母子垂直感染。

  1974年離開臺大到台北護專,在醫療工作之餘,偶然看到教細菌學的王貴譽教授買了一台可以檢查澳洲抗原的電泳儀器他正愁根本沒有肝炎的病人可供檢查,我建議他不如用北護最多的孕婦來研究一下懷孕婦女以及新生兒B型肝炎的情況。果然一拍即合立刻進行。我們很快地注意到孕婦的帶原率高達15%。有趣的是新生兒追蹤三個月後的帶原率也很高,但是新生兒帶原與否,與父親的帶原情況、哺乳與否以及生產方式看來沒有關於是我們大膽推論: B肝的傳遞主要是經由出生時的垂直感染。隨後我們在微免學會的年會報告並刊登論文於該會學刊。

 
<圖一>   
            

  由於這項pilot研究,Beasley先生找上我,提議進行B肝免疫球蛋白(HBIG)的雙盲大規模實驗。在北護同仁的全力協助下,這項實驗終於順利完成; 證實了在出生後24小時給予HBIG,可以有效地阻斷B肝的垂直傳遞。這項實驗開啟了日後整個台灣B型肝炎防治的契機。目前,所有孕婦在產檢時即已確定她B肝的帶原情況HBeAg陽性者之新生兒在出生後24小時內給予HBIG,再加上所有新生兒接受B肝疫苗,1984年以後出生者的帶原率已下降到世界水平的1%

  由於機緣巧合,我自己在B上醫醫國的過程中,得以參與了一項關鍵性的工作。
 
<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