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itesePortfolioRegisterLogin
上醫醫國-先天缺損
by 陳怡蓁, 2012-08-03 19:04, Views(562)
 

從上醫醫國到通識教育

台灣大學教授  謝豐舟

                                                  上醫醫國

  1978年剛回臺大擔任教職之際,跟隨李卓然教授做子宮頸癌根除手術。當年,對子宮頸癌的手術興趣濃厚,心中期待自己早日能夠獨當一面有一天,全臺灣的子宮頸癌手術都到臺大來,一天給他開個七、八台。

  30年後的今天,相較於當年臺大一年有100-120個子宮頸癌根除手術,現在一年只有20-30個。事實上,臺灣的侵入性子宮頸癌數目年年下降,這得歸功於子宮頸抹片的普及假若,目前開發接近完成的HPV疫苗,真得有效,那麼要靠開子宮頸癌過日子,可能門都沒有。想來,年輕時,恨不得子宮頸癌手術做不完的想法,真是荒謬。

  現在有了年歲,對於疾病的看法不再是來一個,醫一個,多多益善,反而是是否能找到預防、篩檢,或是治療的方法,使一種疾病或者不再發生,或者能早期發現及時治療,或者是發病後能很有效地根治。這樣的思考,我稱之為上醫醫國

  上醫醫國,不是叫你去從政,選總統,而是讓一種疾病從台灣消失或滅到最少。在我自己三十年來的行醫歷程,總是抱著這樣的基本心態,一項一項地去做由於環境的需求與機緣,倒也完成了幾種疾病上醫醫國的工作。

 

 

上醫醫國之三 先天性缺損

  忠仁、忠義這對連體嬰的分割,當年轟動全臺。近年來臺灣卻看不到那裡又生了一對連體嬰的新聞。這不是臺灣不再產生連體嬰,而在子宮裡很早就被發現,做了取捨。除了唐氏症,地中海貧血,更大宗的是胎兒結構上的異常(structural anomalies)。腦部、顏面、四肢、內臟…每一個器官都會有結構上的異常。小致唇顎裂,大到連體嬰,可謂應有盡有。微小的異常,出生後可以矯治,但厲害的缺損,可是大問題。從前,胎兒就像個躲在「黑色塑膠袋中的小病人」,看不見也不會講話,一切都要在出生後才揭曉,但往往也來不及了。

          
<圖四>頭部連體嬰之XXEROGRAPHY彷若四面佛  
 
  科技的進步,帶來了救星超音波。1973年初入臺大婦產科,就跟著陳皙堯教授摸索超音波在婦產科的應用從對胎兒一無所知,到逐漸把正常與異常弄清楚,又陸續完成臺灣人「胎兒的生物測量」數據(fetal biometry),以之做為診斷標準。接著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推廣教育,讓全臺灣的婦產科醫生都能做超音波「胎兒篩檢」於是,報紙上再也沒有「連體嬰」出生的新聞。事實上,目前臺灣婦產科醫生的水準已經可以在五個月時,把胎兒的法洛氏四合症(Tetralogy of Fallot)這種高難度的先天性心臟病診斷出來。要知道五個月的胎兒心臟,只有雞心大小,要看出四合症的肺動脈狹窄,真的不是件易事。然而,臺灣的婦產科醫生辦得到。當然,最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如「單一心室」反而容易。先天性心臟病發生率為千分之八,亦即約每一百個新生兒就有一個。算來,臺灣每年會有近3000名新病例,然而,近年來在婦產科醫生的把關下,數目大大減少,剩下的,都是比較輕症的心房中隔或心室中隔缺損。因此,專門做先天性心臟病的外科醫生自喻為「恐龍」,因為病例愈來愈少,他們可能必需轉業了。

  先天性缺損約占新生兒的3%,超音波的普及讓許多缺損在20周前就可以看出來,這並不代表就要中止妊娠。許多較輕微的情況,在確定沒有染色體異常之後,其實出生後可以做相當良好的矯治從這裡一個新的學門胎兒醫學也從此誕生。